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
清晨的教室里有些湿凉,可能是封闭了一夜的缘故,可以闻到木质桌椅散发出的轻微的油漆味儿,将窗户打开后气味很快就变淡了,也可能是习惯了。
周离坐在窗边,安静听讲。
窗外隐隐传来鸟叫声。
树的枝叶离得很近,带着晶莹的露珠,几乎就要探进来了。
是绝佳的学习环境。
周离将团子也带到教室里来了。
这小东西就躺在他大腿上,给他带来温暖柔软的触感,时睡时醒的。
有时她会扭头看看窗外,似乎想寻到鸟叫的源处,有时会用小爪子勾他一下,但她也安静的不吭声——周离告诉她讲台上这个人叫做老师,非常可怕,而他们现在在玩一种‘不出声、不被老师发现’的游戏。
如果赢了,晚上就有鱼汤泡饭吃。
阳光逐渐穿透云层,透过窗照在桌面上,尚不灼热,但窗外叶子上的露珠也逐渐消失了。
楠哥皱了皱眉,手机屏幕反着光,让她看不清。
“好烦。”
她小声嘟囔了句。
周离低头一看。
团子也下意识眯了下眼睛,一溜光线就正好照在她的眼睛上,惊扰到了她的睡意。
稍作思考,周离将外套拉链拉开,扯着一边,为她遮住了光。
“唔……”
团子敏锐的察觉到了光影变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和他对视着。
周离将手指放到嘴前——
“嘘……”
团子眨了眨左边眼睛。
周离便抬起头继续听课了,只是没来由的被边上的楠哥来了一记肘击,让他有些莫名其妙。
植物学的女老师是个很喜欢这门学科的人,不要觉得这很平常,事实上这是很少见的。很少有人在做着一份职业职业的同时热爱着这门职业,也很少有老师在教授一门课程的时候热爱这门学科。
有时候人做出选择,并非出于喜欢。
就像周离高中时的数学老师,其实他老人家的真爱是历史……
周离一直觉得他应该去教历史的。
这对于工作无疑是很有利的。
就像这位女老师。
周离就觉得她讲课很有趣,虽然讲的也都是一些基础知识,但她随时可以由浅入深,且信手拈来,听她的课既不会觉得无聊也不会听完后还有疑惑,通透极了。
感觉一节课知识满满,性价比很高。
余光瞄一眼身边——
“唉……”
周离叹了口气,学渣就是学渣。
这么好的老师竟然不知道珍惜,还在这玩手机,以后毕业了多半只能靠买彩票为生了。
下课铃声响起。
女老师迅速说完最后一句话,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宣布下课,仿佛拖堂一秒钟就会损失一个亿似的。
楠哥也立马伸了个懒腰,扭头看向周离:“走!吃早饭!”
刚才昏昏欲睡,现在精神百倍。
周离审视着她,暗自摇头。
没得救了。
但他并不表现出来,只说道:“你帮我拿下书吧,我要抱团子大人。”
“昂!”
“好了,走吧。”
团子在他怀里向他眨眼睛,她又瞄了眼老师离去的背影,才对他说:“团子大人一直没有发出声音喔!”
周离假装无奈:“这把算你赢了……”
“耶!”
“唉……”
“鱼汤泡饭!”
“知道了知道了……”
周离一脸极不情愿的样子,这样能显著增加小孩子的胜利感,有助于她下一次再接再厉。
说不定连续几次后,他就算在课堂上故意逗弄她,想法设法让她发出声音,她也会紧咬牙关一声不吭,坚决不肯将胜利果实拱手让给他。
早餐吃的是藤椒抄手。
楠哥牙齿已经基本好了,这令周离倍感失望,他的十倍偿还才执行了五倍左右。
“今下午有体育课,咱们一起打太极。”
“嗯。”
“啧啧啧……”
“怎么了?”周离疑惑的看向楠哥。
“上次我在学校打太极,打得正开心,某些人嫌我丢人把我拉走,现在又跟我一起选个太极。”楠哥说话的时候眼珠子到处乱转,嘴也歪着,她可能觉得自己这样很阴阳,其实只显得可爱。
“都说了,是卡了。”周离说着顿了下,“而且上次那不一样……”
“略略略略~~”楠哥用奇怪的声音学着他的语气和语调。
“幼稚。”
“当然没有你成熟了,你都开始带孩子了。”楠哥瞄着他给团子喂抄手,这家的抄手馅比较大,他是专门将馅挑出来喂给团子的,而且喂到嘴边,“我牙疼你都没这样喂过我,还故意和我作对。”
“……”
周离将一颗抄手轻轻咬开,用筷子将里面的馅挑出来,作势递向楠哥——
“喂你,你吃吗?”
“咦~~”
楠哥作出嫌弃的表情。
周离也不在意,继续递到团子嘴边,见到团子乖巧的张开嘴吃下,他给楠哥抛去了一个眼神。
反将一军。
没一会儿,楠哥又说:“话说晚上咱们社团聚个餐吧,庆祝一下社团成立,上学期疫情,也没有聚。”
“社团?”
“昂!”
“吃什么?”
“吃火锅。”
“你明天要去拔牙了吧?”
“咋?”
“没什么……”
“我就是想在拔牙前吃顿好的,你有意见吗?”楠哥瞥着他。
“我拔牙前都没吃好的。”周离皱眉。
“那是你自己不吃的,而且你也没有我馋得这么厉害。”楠哥不由得承认,“你手段比我高明,天天弄些山珍海味来刺激我,还弄得我气不起来……而且你拔了牙一天就好了!”
“是吗?”
“反正这些天我都馋坏了,今晚上的火锅是必须得吃的,不管以什么名义!”楠哥不容置疑。
“你不是……”周离欲言又止。
“什么?”
“没什么……”
“我最烦人家说话说一半了。”
“哦。”
“哦?”
“知道了……”
“你这个人好烦!”
“这样啊。”
周离还是没有戳破她用筷子蘸包子麻辣烫的汤、抢绵绵烧烤里的烤年糕等事情,倒不是怕连累包子,毕竟他给包子发的红包中就已经包含‘挨打费’了,这是他们两人的共识。主要是楠哥这人好面子,一旦戳破很可能导致她在周离心中的形象崩溃,虽然这个形象也是她自认为的。总之这种情形一旦出现,崩溃的她会干出什么事情来周离是预想不到的。
至少也得挨顿狠打吧?
于是他只能将这几段视频保存下来,放在私密文件夹中,四下无人的时候再拿出来独自欣赏。
“那就定了?”
“好。”
“那我回去通知一下。”
“嗯。”
目前概率社名义上共有十名成员,因为建社至少就必须要十名成员,所以他们还拉了一些人来凑数。包括周离寝室的三名牲口和去找周倩倩谈指导老师事宜时遇见的钟恩、钟欣两兄妹。
实际上的成员如下——
社长李楠;
副社长周离;
名义副社长槐序;
招新部部长、吉祥物兼镇社大妖团子大人;
社员绵绵、千千和包子。
共七名成员。
其中包子即将被楠哥提拔为社长秘书,虽然其他社并没有这个职位。
总体颜值非常的高。
楠哥拿出手机,迅速拉了一个群。
说来丢人,堂堂概率社,居然直到现在才有了自己的QQ群。
首任社长李楠:格外社团骨干及成员请注意,经研究决定,今晚我们社要出去聚个餐,初定为火锅,各位社员如果课程不冲突的话请务必到场,有冲突提前报备
首任社长李楠:@全体成员
绵绵:我们不是一个班的吗/问号
千千:我们课一样的呀
包子:AA吗?多少钱?
槐序:我今晚有舞蹈课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