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nuo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大隋第三世》-第856章:大興兒童漏天機閲讀-ubt83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大隋半月谈》特刊上的内容持续发酵,并以洛阳和大兴等城为中心,向大隋各地蔓延。而杨侗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期推广,自然是因为大兴城内集中了各国君主和使臣,他希望这些人将此消息带回各国,从而为大隋国家银行打一波广告,最终目的,无疑是希望用纸钞掠夺各国财富,毕竟当今世上,大隋是万众瞩目的世界中心,大隋的一举一动都在潜移默化的影响周边各国,并为他人效仿。
如果纸币被各国贵族收藏使用,那对大隋来说,将会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毕竟纸币印得再精美,它本身也没什么价值,只是一个取代以物易物的媒介罢了,如果不能兑换真金白银,最后也只是废纸一张,若是要想坑人,只需在国内换上新币,然后将旧币废除,即可令各国伤筋动骨。
当然了,维护纸币体系的是信用,一旦信用坍塌、口碑败坏,再想重塑将是万如登天。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用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手段。
到了腊月二十这天,杨侗乔装走在西市巡视,想亲耳听听百姓是否认同银行,自从他进入西市,一路皆能听到百姓在谈论银行方面的内容,可见它的热度还会不断发酵,这也是杨侗之所愿。
和杨侗一起微服私访的还有罗士信和房玄龄二人,三人皆着文士打扮,杨侗和房玄龄作为文人,气质儒雅也很正常,但是罗士信让人意外。
一身白色棉袍干净利落,北风吹动衣袂,直缀便紧紧贴在身上,显露出结实躯干,衣衫看似单薄,却丝毫不畏寒风。一双浓眉如刀似剑,双眼晶亮有神,鼻若悬胆,整个人看上去没有了以往的神采飞扬,多了几分沉稳厚重。
单是这份气质,便已胜过无数朝中文武,再加上卖相好,整个人都有几分雄姿英发的周郎风采,但他一开口,就会坏掉这份气质,倒是跟十分杨侗类似,而朝堂风气在这些粗人的带动下,导致房玄龄等儒士也动不动出口成脏,弥漫着糙爷们的气息。
撒旦总裁:前妻,我们复婚吧 皇族菲儿
在他们后面远远跟着十名玄甲军,四周还有很多明防暗哨,他们也都听说伪唐刺客入境,准备行刺皇帝,所有显得十分紧张,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三人,尤其是盯着杨侗,生怕他有所闪失,但他们却忘了,刺客已被黑冰台战士死盯不族,并已经‘悄悄’往武功县一带集结,也忘了杨侗和罗士信都是精通刺杀之道的盖世猛将,能打败他们的人还在义成城。
当他们来到银行所在的市署,发现看热闹的人不少,其中不乏一些衣冠楚楚的胡商前来查控。
毕竟在这时代,不管是实实在在的金银,还是金银票,都不是件安全的事情,如果真能使用一张汇票解决,那简直太方便了。只不过汇票毕竟是一种新兴事物,谁也不敢先去尝试,担心最后一无所获。
然而就在此时,一名大隋从一辆华丽的马车下来,带着几名随从走向了银行,这些随从都手提瘪瘪的皮袋子,看样子应该是取钱。
最強之旅 蘿蔔庚
杨侗见状,也随着许多商人前去观看。
那名中年富商进入大厅,便有一名断了一条手臂的退役军人上前,热情询问:“敢问这位使君如何称呼?是汇钱还是支取?”
“在下郑凤炽,是前来取钱的。”中年商人笑道。
“郑凤炽”这三个字一出,众所哗然。
此人是大名鼎鼎的布商,他在历史的李唐王朝的地位堪比明之沈万三,他的家产不可计数,邸店园宅遍满海内,与李唐权贵多有结交,说是势倾朝市亦不为过,他甚至在李渊面前炫富,说是如果在终南山每株树上挂绢一匹,他家里还有富余。他女儿出嫁的时候数千权贵宾客,新娘子出场的时候,数百美貌侍婢个个绮罗珠翠,垂钗曳履,光彩照人,让人都分不清哪个是新娘子。只是后来了无声息,其下场估计跟沈万三差不多,原因是他触犯了皇帝的禁忌,以个人的名义资助李唐军队。
弹指惊雷 梁羽生
如今远远称不上是大隋首富,但一直往返于丝绸之路,大赚差价,算是大隋极为成功的大商,杨侗也听过他的名字。
“郑使君,这边请。”伤残士兵说道。
“多谢。”现在的郑凤炽地位不如史上那般辉煌,更知道隋军在西域的影响力,以及朝廷对伤残士兵的重视,因此不那么嚣张。
伤残士兵将他带到一个窗口前,只见这个窗口有一道铁栅栏相隔,内外之人可以通过缝隙传递。
郑凤炽似乎比较了解银行(钱庄),他将一张精美的汇票和自己的户籍、印章递了进去,并说道:“我这里是五万贯的汇票,需要换成五万银币。”
“请稍候。”里面的人员查检无误,这才详细将汇票编号和金额记录在册,然后点出银币数目,分别以两个托盘盛放,从下面洞口推了出来,然后又递了一张回执单:“请您确认签收,并仔细盘点钱币,一旦离开柜台,概不负责。另外说明一下,因为您的数额大,我们要收一贯,也就是一枚银币。”
“这我知道。”
郑凤炽仔细看了回执单,确认无误才签下自己的名字,很快,几名随从便在柜台边清点。
不久,郑凤炽的随从已经清点完毕,并分别装进了袋子,五万贯的汇票换了4999银币(除去一枚当费用),折算成现行的十进制,则是五百斤重,哪怕郑凤炽的随从年轻力壮,也提得脸红脖子粗,若是换成铜钱就更加恐怖了。
“银行果然如数支付银币了!而且也确实只收取一贯费用,要是百抽一的话,那就得是五百贯了。”远远观看的商人惊讶道。
“本来我卖了货,要赶回邺城过年的,但遇到大雪封路,担心钱币不安全,那我也干脆汇钱,然后轻装上路好了。”一名商人说道。
伤残军人介绍道:“诸位放心,汇票不但专门写有存钱、取钱地址,还有独立的编号和暗码,别人仿制不了,哪怕是弄丢了,也可以凭借你的身份收发银行查询,然后如数将钱取出,不过需要等上一些时间。”
“我是马邑人,可以汇到马邑吗?”有人问道。
“很抱歉,因为汇票刚开不久,目前只能在洛阳、大兴、邺城、涿郡、太原、江都办理,年后会慢慢普及到各郡。”
“那我在这里存入,可以去太原取钱吗?”
“当然可以的,我们只需填上太原,你就可以去太原取钱,如果我们填涿郡,你可以去涿郡取。”
拒嫁断袖王爷
“多谢。”
“不客气。”
问话的邺城人、马邑人,以及许多有需求的人也纷纷离开,他们见到郑凤炽提走了钱,又比较相信朝廷,都纷纷跑去拿钱换取汇票。
……
这种效果让杨侗很满意,不作多留,便与罗士信、房玄龄默契的离开。
从市署银行出来,走向了正西方的米行。
粮价在这年头是衡量物价的风向标,一旦物价上涨,首先是从粮食开始,所以各市市署每天都要盯着粮食价格,一旦涨幅接近一成,就要向商部汇报,并派人调查。由于大雪封路之故,杨侗现在每天也要关注一二,不过相对于实地查看,则又是另外一种感受。
西市分为一百多种行当,每种行当聚在一起经营,占地最广的米行,足有一条街,计有三多十家米铺,每家米铺都占地极广,主要囤放粮食的仓库,但这只是各家仓库的小部分,主仓需要另外觅地。
或是即将过年的缘故,前来买米的百姓极多,整条大街人潮涌动,每家店铺前都排起了长长队伍。
杨侗随便走进了一家米行观看,发现售粮院子搭起了大棚,里面摆了很多谷筒,上面挂着用木炭写成的粮食名字和当天价格,粟、麦、谷、稻、黍、豆等等,产地不一样,售价也不一样。
朝廷关注的,主要是稻米价格,这是因为辽东、南方稻子产量比较稳定,价格浮动不大,适合用来作为参照。
而粟米和小麦虽是北方主产之粮,但不时受气候和蝗虫影响,产量变化比较大。且随着运河大动脉贯通全境,中流砥柱被敲碎,所以辽东和南方稻米大量涌入中心地区,尤其是在洛阳、大兴、邺城、太原等大都市居住的百姓,有超过一半人食用了大米。
怪談研究會
杨侗、房玄龄、罗士信刚刚走进院子,立刻有名伙计迎上前询问:“使君要买米吗?”
排队的人群立刻大声鼓噪,“他们没排队,不能卖给他们!”
房玄龄连忙说道:“我们不是来买米,大家不必担心!”
“那你们干嘛插队?”
“我们江南粮商,想要了解粮价,要是合算,我们会和大兴粮商合作。”
“原来如此,使君请便。”
众人放心了。
伙计问着明显是头头的杨侗:“使君想了解什么?”
杨侗指着一块牌子,问道:“稻米的价格是斗米五十钱,这里指什么钱?”
伙计笑道:“使君说笑了,现在除了我大隋钱币,还有什么钱?”
“金票银票收吗?”
伙计笑道:“收是收,不过先要鉴别真伪,还有就是银票最小的额度也是一银币,这相当是一贯,可以买到五石米,而百姓一般不会买这么多,这鉴别真伪和找零头十分麻烦,所以使用的人不多。”
杨侗和房玄龄相视苦笑,终于弄懂了金票银票不受百姓欢迎的原因了。
老百姓过日子向来精打细算、小心翼翼,先把所需购买之物的价值统计清楚,然后在这基础上多加几十钱,最后才出门采购,现在面额最小的纸钞是一银币,这个数额在老百姓家里已是巨资,若不是要花那么多,是不会携带在身的;另外一个原因则是比起实实在在的硬币,他们害怕遇到假纸钞,所以不敢接受。
而对贩卖价格低廉的日常生活用品的商铺来说,不仅要花时间鉴别银票真假,还要花时间找零,哪有即买即付的铜钱方便?
杨侗将此事记在心上,又边走边看,发现几种品相差不多的稻米,价格却完全不一样,有些疑惑的问:“这两种稻米,为何相差八文钱?”
乱了流年伤了婚
伙计笑道:“不光使君奇怪,几乎所有买这稻米的人都要问,其实价格不同是产地不一样。”
“说说看。”
“简单来说,是辽东稻不如江南稻好吃,所以辽东稻米便宜八文钱,如果不是辽东米运费贵,恐怕更便宜。”
杨侗看了看写着‘蜀’字的稻米,“益州稻米卖价一吊文,也是因为运费贵所至?”
“不错。”伙计点头道:“益州还被伪唐占领,通向大隋的本来就少,而且运输也不方便,先要运到荆州,再从荆州转运大兴,这价格里里至少有四十文花再了路上。江南稻米去年也很贵,但我大隋收复南方之后,大量稻米安全北上,使价格一下子就降了下来,等明年我们收复益州,益州米也会下降,说到底,受益的还是老百姓。”
“你就坚信大隋一定会赢?”杨侗笑问。
“大隋有圣上在,想不赢都难。”
“太有眼光了!”杨侗竖指而赞。
伙计咧嘴一笑,“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哈哈!”杨侗被逗乐了,道谢之后,又去北边的屠行、肉行走了一圈。
眼见正午将至,三人便到酒肆找了间酒楼吃饭,入得店内,发现生意异常红火。
这家酒楼高三层。一楼要主接待贩夫走卒、行脚商人、武夫小校等等低层人士,二楼为文士墨客、行商之所,三楼则是雅间,整个酒楼划分得井然有序。
见到三人气质不凡,伙计打算将他们迎上三楼。杨侗却摇头拒绝,雅间虽是清净,但不为他所喜,二楼能从各类行商听到天下大事、各地趣闻,更适合杨侗他们。
当他们上楼,便找了个靠窗位子坐下,旁边坐了一桌学子打扮的青少年,十几侍卫则坐在楼下,另有十名跟上二楼,坐在一边观察周边情况。
三人点壶果酒,要了七八样特色菜,许是他们来得比较晚,各桌都已上菜,所以厨师比较快,等了约莫一刻,伙计便把饭菜酒食端上。
就在三人边吃边谈之时,旁边那桌学子的议论引起了杨侗和房玄龄的注意。
一名学子说道:“银行存储、借贷是利民,汇票是便民,两者皆为善政,但我不理解的是金银票。这东西印得再精美,再防水,它也只是纸张,如果有人怀揣几万、几十万贯金银票,恶意去某个郡县银行兑钱,而银行又兑现不了,岂不是令朝廷信誉尽失?若是百姓受到蛊惑,听说自己的血汗钱成了废纸,一定会起来闹事。更可怕的是银票、存储的推广,令朝廷囤积了大量金银,这定然引无数人眼红心动,如果争先效仿去发行金银票,到时银票肆意成灾,那才是真正的灾难。”
“我不太赞同这说法!”一名带着童音的少年说道:“首先、郡县不存在十万贯以上的大宗生意,所以每个人每天兑换额度不得超过十万贯,即便真有这么大的需求,必须提前向银行提出要求,给银行从其他地方调取现钱时间,十天之后再去换现,这条款必将随着《半月谈》的拓展而风传天下,要是有人恶意去取十万、几十万,而且要求必须得到,那就是无理取闹了,恐怕还不出门,就被抓审问了,哪有机会向外面散布谣言?即便没被抓捕,百姓也觉得此人蛮不讲理。其次,我要说的是金银票,这东西只有朝廷才能发行,普通人私发钱币,那可是灭族大罪,再加上奖励极厚,连准才想去印,就被举报了。”
“那你怎么看这金银票?”之前说话那人,似乎有些不服气。
“这是把双刃剑,伤人又能伤己,但朝廷如果运用得当,就是盖世神刃。”
“盖世神刃?”众人不由一顿,显然没料到同伙会将金银票看的如是之重。
杨侗和房玄龄不由对视一眼,对这话题越来越感兴趣了。
“不错。”童音少年说道:“首先、现钱太重,如今将沉重的现钱换成金银票,极大的方便百姓,这也是朝廷发行金银票的初衷,年前就以公文的形式发布过,这一期《半月谈》特刊也在强调。其次、金银票减少金银损耗,不少百姓有了钱财,唯恐被人盗走,于则深埋地底,导致铜钱受潮生锈,金银偏软,几经转手,也会多有损耗,而金银票则可以规避这类问题。第三、金银票可以解决金银铜不足的缺点,随着日子越来越好,收入越来越高,人们对金银铜钱的需求日益增加,然而金银铜开采不易,迟早有一天无法满足天下百姓的需求,如果金银票和可能诞生的铜票能成为人们日常所用的钱币,朝廷对金银铜的开采力度将会降低九成以上,节省出来的人力,则可投入到水利、官道等等建设中来。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金银票若为异国所用,那么我朝就能以这些纸,将各国物资和金银掠夺一空,到时候我大隋改为现钱,他们就惨了。”
这话出口,顿时引来一倒吸凉气的声音,如果大隋用这方法,足以掠夺无数个国家的财富。
有的事情一旦说破就会惹出事端,童音少年泄露的天机恰恰是杨侗最终目的,更不会知道杨侗就坐在旁边。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