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我乃路易十四 txt-第四百零九章 行會最大的敵人

我乃路易十四
小說推薦我乃路易十四我乃路易十四
新纺车摆在了国王面前。
路易十四饶有兴趣地绕着它走了几圈,然后回到位置上,新纺车的发明与制造者上前,颤抖着手开始操作纺车——如之前描述过的那样,纺车有一张四柱床那样大,高耸着的轮轴也有四柱床的床柱那样高,要让它动起来,需要一个人或是两个人协同操作,伴随着熟悉的吱嘎声与碰碰声,一根又一根银亮的棉线慢慢地在纺锤上膨胀起来。
无人可以否认,这种纺车不但要比原先那种小小的,只能拿在手上,放在膝盖上的纺车更有效率,也能纺出更好的线,纺车的制造者一开始还有点因为敬畏而产生的缩手缩脚,伴随着纺锤逐渐变得“肥胖”,他的神情也变得轻松与骄傲起来,不过这份骄傲完全值得国王赞许,路易点了点头:“这确实是我见到的最好的纺车。”
约瑟张着手,傻乎乎地看着,还是邦唐上前,示意他应该跪下,接受国王的赏赐与褒奖了。
他跪在地上,路易俯身,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到他毛发稀疏的头顶——不是因为纺车的关系,不,应该说,在遭到那场可怕的谋杀前,他的头发还是好端端的,只是在大火燃起的时候,他不顾居伊的劝阻,竭力想将纺车搬运到火焰无法触及的地方,但这怎么可能呢,炽热的赤色包围了整个仓库。
来人早有预谋,居伊选择的地点更是方便了他们纵火,成桶的煤油被搬运到仓库附近,一等到居伊与约瑟,还有他们的纺车进了仓库,他们就将仓库的大门从外面闩上,将煤油倒进门下与墙板间的缝隙,而后点了火。
如果不是国王的“鸟儿”一直注视着奥尔良城的每个地方,约瑟和居伊就算扔掉了纺车,也别想从火焰熊熊的仓管里逃出来,就算逃出来了,也有被行会首领雇佣的士兵等在外面,他们总归是难逃一死的。
淡定农家女 不累红颜
居伊与约瑟都没能猜到和想到的是,如果他们真的在行会首领杜波面前拿出了新纺车,杜波并不会拿着新纺车去向国王邀功,他们只会毁掉纺车,还有它的发明人。
看到这里,准有人感到迷惑,难道将新纺车献给国王,得到国王的赏赐不是一桩好事么?
是好事,甚至对大部分人来说,都是好事。但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愚昧的蠢货,他们只能看到眼前三寸的地方,只能理解自己出生到二十岁之间的事情,又或是什么都明白,却畏惧改变,与路易十四渴望着改变这个国家乃至整个欧罗巴,世界不同,他们希望世间所有的一切都不要改变,永远不要改变。
当然,后一种人,一般而言,都过着称心如意的日子,像约瑟或是更糟的那些人,他们是不会在乎的。
路易十四既然有心为女性创造出一份足以让她们被允许走出家门的工作——医院的护工依然被认为不是“正经事儿”;不管是法国,还是西班牙,又或是奥斯曼土耳其,男性还是田地间与作坊间的主要劳动力;像是矿洞、冶炼、工程等等,又不是女性可以承担得起的沉重作业——就算有那么一两个女性,她们也多半是随着丈夫与儿子,打下手或是做零工的。
这样看来,只有纺织业也是最合适的。在法兰西吞并了荷兰与佛兰德尔之后,法国的商业与纺织业都在迅猛地发展——商业无需多说,佛兰德尔从来就充满了英国商人,为什么呢,正因为佛兰德尔正是欧罗巴呢绒产出最大的地区,他们每年要向英国人购买上千万里弗尔的羊毛,并且将其加工成为更有价值的漂亮呢绒,卖到四面八方。
但请注意,诸位,无论是法国还是佛兰德尔,纺织工人依然都是男性,而且所有的步骤都是手工完成的,要让一个人变成一个纺线工或是织布工,需要好几年的学徒——帮工——匠师的过程,女性在家里纺出的线与织出的布,并不被视作有价值的出产。
而国王在敕令的附件中,提出的,纺车必须能够让一个女人也能娴熟自如的操作的要求(所以约瑟才会让他的妻子来尝试操作),让一些嗅觉敏锐的家伙闻出了一些不祥的气味。
与商业行会不同,手工业者的行会并不怎么喜欢这位国王——虽然路易十四自第二次投石党运动结束后回到巴黎,就创造了不少利润可观的新产业与新行当,但让那些墨守成规的人看来,这纯粹就是贵人们凭着自己的心意在胡作非为;假若只有这些也就算了,买回洛林之后,因为洛林有铁矿与山地,还有陶土,国王就顺理成章地开办了王家所有的大作坊,钢铁、镜子、玻璃、陶瓷……
无需多说,国王开设的作坊,从工具、技术到工人,都没有行会插手的份儿,这让各个行会首领又是难堪,又是嫉妒,国王的大作坊每天产出的好东西就像是塞纳河流淌的河水,它们换来的金路易可以如同阳光那样铺满巴黎与凡尔赛的广场,但他们就是一个子儿都拿不到。
梦醉彼岸 泠月依依
最可恨的是,因为在国王的作坊里做事,并不严格要求必须是匠师或是行会成员,甚至你原先只是一个农民或是一个士兵,只要你愿意,就有官员安排一个熟手来教你做工,这样,行会不但拿不到学徒-帮工-匠师晋升过程中必须缴纳的费用与贿赂,行会的新血也流失了很大一部分
这也不奇怪,如果有其他出路,谁愿意去做三年的学徒,两年的帮工,有时候还要分别延长一年——而且是不是能够成为匠师,还必须由行会首领决定——这又是一笔可观的支出,而且随着行会对匠师数量的制约,现在要成为匠师还要有作坊,有配套的工具和设备,还有一笔抵押金。最近还有人提出,在帮工成为匠师后,应该给他的匠师免费效力三年或是五年。
对平均寿命只在四十岁左右的工匠们来说,他们能够为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干活的时间就可能只有十年或更短……
但如果是在国王的作坊里呢,无论是年轻的还是年长的,都不必为自己的将来担忧,年轻的工人,只要不懒惰,不蠢钝到一个无可救药的地步,国王不断开设起来的作坊总有他们的栖身之处;而那些失去了帮工与学徒的老手们呢,他们每教会一个人,就能领一份赏金,而且他们在国王的作坊里,除了人头税,无需缴纳任何多余的费用。
行会首领当然会对此怨气丛生,他们的存在原先是支持幼苗成长立稳的好桩子,但如今他们却是绞杀乔木的藤蔓,没有了新的“乔木”,他们别说享受最高处的阳光雨露了,就算是靠自己站着都不可能。
但他们的对手可不是卑微的工匠,也不是头脑发昏的长老或是异想天开的议员,他们面对的是一个遮天蔽日的利维坦(圣经中的海中巨兽),他们甚至不敢直视他,更别说玩弄什么阴谋诡计了——但要说他们就此乖乖从命,不做任何反抗了,那又是胡说八道。
在国王的敕令下传之前,他们已经加强了对匠师、帮工与学徒的控制,尤其是匠师与帮工的儿子们,如果他们的儿子或是侄子没有成为学徒,继承他们的手艺,行会就会剥夺他们的匠师或是帮工资格,赶出行会,甚至城市,通告其他地方的行会,不允许他们继续做这个行当,强行低价买下他们的作坊和宅子,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像是更恶劣的欺辱、毁掉做工的手和眼睛,或是杀人什么的,也不是没有。
除此之外,还有对新工具,新技术以及新的创意与想法的限制——因为国王的大作坊里采用的技术与产品(如染料),有一部分来自于学者(巫师),行会无从插手,但他们可以拒绝它们渗透进他们的行会——别忘记,行会成员的原材料也是由行会首领统一购买的。
他们还曾试图与商人勾结起来,不过商业行会与手工业行会原先就是仇敌般的关系,路易十四与商人的关系又一向相当亲密,商人们只愿意中立或是旁观——反正无论那一方得利都少不了他们的一份,虽然他们绝对看好国王,但谁知道呢……
不过就算是行会中人,只要聪明点,也知道这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他们还能苟延残喘,靠的也不过是太阳王的不经心罢了,就连布列塔尼的诸侯们也不是值得路易十四正视的敌人,他们又算什么?但就是这么一点微薄的希望,也在国王的敕令中破灭了。
敕令中已经明确地说了——将来的纺织产业是没有门槛的,可能一个人稍微学习几天,就能上手工作,男人行,女人也行,甚至孩子和老婆子也行,这无疑将会彻底打破行会的垄断——谁不想让家里多份收入?就算行会成员被控制了,农民、仆人或是士兵的家属也行啊,会有数之不尽的人在国王的大作坊里做工。
而与之相对的,等这样的大作坊建造起来,靠手工纺织过活的行会以及成员就别想有出路了,正确地说,是行会首领以及那些趴在行会体系上吸血的人要走投无路了,毕竟行会成员还能放低身段,到大作坊里去做工。
约瑟只是一个不受匠师看重,还有些忌惮的帮工,巴罗也不知道的事情他当然更不可能知道了,但他们的匠师作为杜波的心腹,却早就被提点过——受纺织行会首领的委托,木工行会的首领早就决定了,不但不会允许麾下的匠师去研究什么新纺车,如果有帮工或是学徒做出来了,也要连着纺车一起毁掉。
可以说,如果不是有居伊长老从中遮掩,也许约瑟还会暴露得更早一些,可惜的是到最后他们还是没能掩藏住这个秘密,差点被人烧死在仓库了。
为了保住纺车,约瑟的头发都被烧掉了,睫毛和眉毛也是如此,一颗脑袋看上去就像是一颗焦黄的鸡蛋,让人看了就要发笑,但发自内心地说,他的新纺车确实是最好的——既然国王向法兰西甚至法兰西之外的地方都发出了敕令,送到他面前的纺车——即便有行会的阻扰,也有足足十来辆,其中还有英国人与西班牙人的。
约瑟的纺车能够带动最多的纺锤,纺出来的线也最牢固最光滑,路易毫不犹豫地选中了他,接下来他还要和其他的同僚一起工作,他是纺车的冠军,织布机则有另一个佛兰德尔人博得头筹。
一听说自己可以在国王的作坊里工作,约瑟又惊又喜,差点昏厥过去,要说他之前也是有点惶恐不安的,他终究还是要在行会里做事——匠师也只是行会成员之一,他这下彻底地得罪了杜波,别说奥尔良,别的城市他大概也待不了,也许得带着国王的赏金跑到别的国家去才行,但既然现在已经是国王的匠师了,他还需要担心些什么呢。
他激动之下,双膝跪地,低着头要去亲吻国王的脚,邦唐连忙拦住了他——路易在亲政之前还能忍受这种礼节,在亲政之后除非必须,他从不接受任何人的吻脚礼。
盗梦战神
异界之灵控天下
虽然没能亲到国王的脚,但约瑟还是在国王走后,不停地吻着他走过的路面。行宫的地面当然都是光洁如镜的大理石,但这样的情景旁人也很难看得下去,达达尼昂伯爵正好来向国王复命,见了就走过去,笑吟吟地劝说道,如果约瑟不赶紧出去,跑到奥尔良的殉难广场去,他就看不到之后的好戏了。
约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好戏,可他终究还只是一个工匠,一个穿着华美的贵人来好声好气地和他说话,他怎样也要听到耳朵里,他也察觉了自己似乎有些失态了,连忙向达达尼昂伯爵行了礼道了谢,就在侍从的引领下,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殉难广场顾名思义正是奥尔良的人们为了悼念圣女贞德所设立的(改名),但今天这里审判的却是货真价实的罪人,约瑟才一过去,他所熟悉的人,大多都是行会成员就立刻让开了一条路,他看到广场里已经立起了绞刑架,还有一个高台,高台上摆了铺着白色亚麻布的长桌与高背椅子,正中坐着一个闪耀如同星辰的贵人。
这个贵人正是奥尔良的主人,奥尔良公爵,王弟菲利普,他懒洋洋地,心不在焉地卷着自己的长发,斜睨着跪伏在地上的罪人,“他们挺走运的,是吧,”他降尊纡贵地与身后侍奉的人说道:“陛下早几年就废除了很多刑罚。”
侍奉在他身后的居伊长老,或者说,新的木工行会首领,顺着公爵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了悬挂在旧城墙上的站笼——站笼里还有着残存的枯骨……“是的,殿下,他们真是太幸运了。”谁都知道,宁愿触怒奥尔良公爵,也别触怒国王,国王或许会宽恕你,但奥尔良公爵绝对不会,如果不是以叛国罪的名义来处置这群小人算是抬举他们了,公爵倒愿意让他们好好地吃一通苦头。
但就算没有站笼,或是车轮,又或是开花梨,罪人们的绝望也少不到哪里去。
几个主谋,行会首领杜波与两个长老,告密者约瑟的匠师与巴罗,前者被判处鞭刑然后绞死,后者被判处拔舌然后绞死。
他们雇佣的士兵则被判处直接绞死。
被直接绞死的人在前者面前受刑,他们晃晃悠悠的的时候,杜波与长老的哀嚎声也响彻了整个广场,被拔掉的舌头血淋淋地丢在地上,有大胆的人冲上去立刻抢走——这也是一味难得的药材。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约瑟恍恍惚惚地看着,他都觉得自己可能还在沉睡,这是一个好梦,也是一个噩梦……直到他与居伊视线相触。
短短一碰,两人就立刻转开了脸,
他们的性命对杜波来说有多么廉价,杜波的性命对真正的贵人来说就有…………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价值可言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