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小閣老 愛下-第一百八十七章 從此偶像是偶爸推薦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张居正从水盆中抬起脚,两个丫鬟赶紧用暖笼烘热的棉布,一人包住一只脚,缓缓擦拭起来。
他有些气不顺夫人这么快倒戈,便半是玩笑半是揶揄道:“之前你可是反对的最厉害的,不说是我要是答应把闺女嫁给他,你就回荆州老家吗?”
“唉,我又想了想,我个妇道人家,还是不要扯老爷后腿了吧。”顾氏叹口气,心说没办法,谁让那小子给太多,有人质,嘴还甜呢?“你想怎样就怎样,我不拦着就是。”
“呵呵呵……”张居正皮笑肉不笑起来。想怎样就怎样,怎么可能呢?要是依着他,就拿刀劈了那小子,一半烧烤下酒,另一半腌制起来过年吃!
臭小子怎么敢勾引不谷的女儿,还要享齐人之福?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张居正感觉此事若不妥善处理,定会沦为士林笑话,这让素来傲气凌云的不谷,如何能够接受?
唉,可是女儿的眼泪在飞,当爹的还真能劈了那孽障不成?
“都是我上辈子欠那死丫头的!”张相公在丫鬟的服侍下,穿上在白绫中加纳丝绵的净袜,换上居家的黑绒厚面绣云软鞋。扶着桌子站起来,长长一叹道:“不谷非但不能想怎样就怎样,还得请他吃饭,败兴……”
~~
武斗大地
那厢间,赵昊正在堂上和敬修说话,有丫鬟进来请客人移步暖阁用晚膳。
两人便随丫鬟进去暖阁,便见张居正夫妇尚未出来,那丫鬟却先端来盆温水,请赵公子洗脸。
“呃,这荆州的风俗吗?”赵昊不解问道。
“我老家也没这风俗,是你脸上的妆花了。”张敬修忍俊不禁笑道:“给你化妆的人没跟你说过吗,花了妆就不能哭,一哭妆就花。”
“没说过……”赵昊这个汗啊,这才猛然想起,这个年代肯定没有可以防水的化妆品。
不过这也不能算马姐姐疏忽,毕竟她也没想到,自己心里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珰珰的公子,居然会在张相公家哭成狗啊。
赵昊赶紧对着挂在墙上的镜子一看,自己两眼的烟熏妆果然被泪水泡坏,顺着面颊留下一道道黑印子,还连带着把面颊上的阴影也冲成了两团墨迹一把。
基本贴上胡子就能扮钟馗了……
“我这样多久了?”他有些绝望的问道,感觉自己至少在偶像家社死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哈哈哈,你哭了多久就多久!”张敬修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也难为他忍耐这么久,张相公的家教确实了得。
“……”赵昊无语接过棉巾,开始默默洗脸。
“先生不必如此,我娘也给我爹化妆的。”张敬修笑完,觉得自己太不厚道,对方是他的老师,还送给他那么多贵重的礼物……当然后一个原因是主要的。
他担心要是让妹夫下不来台,日后自己没有礼物收了。便果断出卖父母道:“除了更加凸显我爹的英俊帅气之外,我娘会根据我爹当天需要展现的心情和状态,为他画不同的妆。比如要表现太累了,就把脸色画白一点;要表现很忧虑就把脸画得黄一点;要展现很生气,就把脸画得黑一点……”
赵昊不禁汗颜,原来自己班门弄斧、贻笑大方了……还好岳母大人非但没点破,还帮自己遮掩过去,不然让岳父大人看到了,岂不彻底露馅?
这样想来,这是好事儿啊……
待他把脸洗干净,皮肤又恢复了白莹如玉的状态,让张敬修看得一呆,心说怪不得妹妹被他勾了魂去,果然是‘潘驴邓小闲’啊……呃,第二个字划掉,还没成亲呢,何从得知?
他忍不住问这脸是怎么保养的。赵公子告诉他,首先你得去南方,其次多喝奶……
张敬修没好意思问是牛奶还是人的,但估计这狗大户应该跟宫里一样,是喝后者吧。
两人正扯着闲篇,便听门帘掀开,张居正夫妇走了进来。
赵公子也不嫌害臊,马上跪地给偶像磕头。这些年下来,他早已经不把磕头当多大的事儿了,需要就磕,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当年他就给张居正磕过了,何况如今偶像又要变成岳父了?
“哼。”张居正却没什么好声气,一甩袖子自顾自在正位上坐下,端起茶盏来要压压火。
顾氏看着灯下的赵昊面孔俊美白皙,比下午时可顺眼多了,便笑着打圆场道:“孩子快起来吧,我家老爷在家也是不苟言笑,你以后习惯就好了。”
“是,娘。”赵公子便很自然的应一声,起身。
“噗……”张居正险些一口茶水喷到赵昊脸上。“你叫什么?”
“娘啊,伯父。”赵公子灿烂一笑,面对偶像时,他反而不会束手束脚,反正怎么装都会别识破,不如坦然面对。“伯父有所不知,娘已经同意把筱菁嫁给小侄了。”
浑然把顾氏有言在先‘她说了不算’那茬抛到了脑后。
不过一口一个娘不是白叫的,那么多礼物也不是白给的,顾氏也就没有纠正他。
“住口!”张居正怒视着这个无耻之徒道:“且不说不谷还没答应就不作数。就算不谷答应了,你也该叫岳母大人,而不是叫娘!恶心巴拉的……”
“我们老家都叫娘的……”赵公子却也不是胡扯,他说的是四百年后的老家。
“好了好了,叫什么不重要。”顾氏赶紧继续打圆场,这也是把丈母娘提前搞掂的重要性,不然这顿饭就是鸿门宴。“来来,赶紧坐下,菜凉了。”
~~
晚饭是张家子女中只有敬修一人陪坐,其余人等都没现身。
为了让老爷心情好一点,顾氏特意吩咐厨房,做了他最爱吃的荆州名菜‘冬瓜裙边’和‘龙凤配’,甚至还有一盘鲥鱼。
看到自己爱吃的菜,张居正神色稍霁,奇怪问道:“这个季节怎么还有鲥鱼?”
自从赵昊告诉他宫里从江南运来的鲥鱼铅超标后,张居正就几年没吃这口了,甚是想念啊。
“是赵……贤侄拿来的。”顾氏忙给女婿争脸道:“也不知人家用了什么法子,装在玻璃瓶子里,从春天保存到现在,一点都没坏。”
“这叫罐头,是用来长期保存食物的。”赵公子赶紧接着丈母娘的话道:“这桌上的黄桃、樱桃、荔枝,也都是春夏时采摘处理后,装在罐头里保存到现在的。”
“这个没毒?”张居正拿起桌上一个玻璃瓶的菠萝罐头,在灯下细细端详起来。别说,看着就怪诱人的。
“当然没有了。”赵昊忙笑道:“日后伯父和娘就可以一年四季,吃到任何想吃的东西了。”
赵昊压根就没提,罐头是解决军需供给的神器。因为大明的文官是不可能给大头兵配发罐头的。
“哼,你倒不缺赚钱的法子。”张居正哼一声,搁下那个罐头瓶。
之后张居正便没怎么说话,一桌人便默默吃饭。倒也不是顾氏和张敬修冷落赵昊,张家家教严格,讲究的是寝不言食不语。
饭后,张居正看赵昊一眼,起身出去。
赵公子便向顾氏告罪,尾行偶像进了书房。
~~
书房中陈设变化不大,只是墙上多了个一幅‘节欲戒怒、随便自然’的大字。
这不是赵昊头一次进这个书房了,但时移世易,主客的心境都已经大不同了。
待丫鬟上茶后,张居正便命人不要进来打扰,然后才冷冷看着赵昊问道:“你说实话,勾引我闺女是不是别有所图?”
“伯父怎么会问出这种问题?以您的火眼金睛,我若有半分不良心思,还能让小侄进这个门?”赵昊两手一摊,没法借助女文青的时候,也就没必要再装纯真了。
“伯父要是不放心,我可以发个毒誓!”
“不必了。”张居正哼一声,他当然有他的判断。事实上,他只是在刚听到这个让他震惊的消息,气抖冷的时候,才涌起过这个念头,但很快就被他自己否定了。
名满天下、独步江南的赵公子,根本不需要用这种下作手段,来跟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大学士绑定。再说赵昊真想跟个大学士联姻,高阁老的闺女她不香吗?既能化解双方的干戈,又可以抱上隆庆朝最粗的大腿……
并不知自己将会变成大魔王的张偶像,当时如是分析道。
“你不要得意的太早。”张居正压下心头的万般不爽,另起话头道:“这次叫你进京,是高阁老的意思,不谷只是传话而已。”
“明白。”赵昊笑着点点头,傲娇是偶像的萌点。
“他为什么叫你进京,想必你也清楚了。”张居正沉声道。
“为了俺答封贡的廷议。”赵昊颔首道:“听闻昨日廷推结果,没有如高阁老的愿。”
“是。不过没什么,这本就是意料之中的。”张居正冷笑一声道:“不让他们先投一投票,怎么知道是哪些人在唱反调,怎么知道该对付谁?”
“恕小侄直言。”赵昊淡淡道:“大事廷议、大员廷推、大狱廷鞠,在我朝早已深入人心。高阁老轻易破坏廷议的规矩,必会遭到反噬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