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萬古神帝 txt-第三千零二十三章 白羽孔雀聖車中的恐怖強者展示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很多修士都知,白羽孔雀圣车是我的车架。”洛姬道。
张若尘显得无所谓,道:“你所说的很多修士,其实只是天庭那边极少的圣境修士而已。这些高高在上的神灵,很有可能,连你天初仙子的名字都不知道。你才成神几年?”
“再说,你车架里面坐着的未必就是你。神丹炼化了多少?”
洛姬轻轻摇头,淡淡道:“你给的这枚精神力神丹非同一般,以我的修为,没有五百年时间,休想完全炼化吸收。”
日晷一直放在白羽孔雀圣车中,时刻开启着。
对洛姬,张若尘是十分心疼。
以前张若尘修为远不如她,所以看不透她,以为她是一位天女,高高在上,地位尊贵,是天初文明未来的主人。可是接触多了,才知道,她内心比池瑶、白卿儿、罗乷这些女子要脆弱得多。
赠她精神力神丹,既是弥补心中的愧疚,也是在告诉她,她在张若尘心中的重要位置。
洛姬道:“《洛书》参悟得怎么样了?是否对你破境有帮助?”
“我若急不可耐的参悟《洛书》,怕你又会觉得我去天初文明,是为了它,而不是为了你。”张若尘将一杯神酿饮下。
洛姬盯着他,眉头轻掀,道:“你这人真是又好笑,又好气,堂堂界尊,却要与自己赌气。”
“我这是与自己赌气?”张若尘道。
洛姬道:“你与我赌气,不就是与自己赌气?当时说出那话,的确是我的不对。可是,我们不都已经释然了吗?七星帝宫中的事,我也没有一直恼你吧?”
“我只是太在乎你了!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要让对方开心。”这句话说出后,张若尘总觉得很熟悉,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洛姬心中很感动,靠近到张若尘身旁,凝白如脂的脸蛋依靠在他肩上,细语柔声的道:“我们今后都不要再去伤害对方了!”
“嗯!”张若尘轻轻拦住她。
洛姬右手雪葱般的玉指,在轻轻颤抖,内心颇为挣扎。
张若尘虽然觉得洛姬有些古怪,以她矜持清淡的性格,断然不可能主动靠到他肩上,但,此刻心中在思考当前局势,也就没有多想。
洛姬脑海中,不断回想起煜神王对她说的话,终于鼓足勇气,以极低的声音道:“其实我在星空战场上见过孔乐,她真的很像你。如果……如果我们也能有一个孩子,也不知更像谁一些?”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说完这话,她雪腮通红,立即闭上眼睛,生出想要立即冲出圣车的念头。
神心荡漾之惹到凤凰 夕鱼
即便是当初阴差阳错与张若尘有了男女关系的时候,都没有此刻这般发自内心的羞涩,觉得自己太不要脸,都快变成罗乷那种妖女。
若不是煜神王向她讲了其中的厉害关系,这样的话,她是断然说不出口的。
“啪!”
张若尘手中酒杯掉落在地,吃惊的看向她。
这充满暗示的话,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张若尘没有深想,只觉得洛姬或许是真的没有安全感,又或者是池瑶怀孕的事,让她心生触动。
但,这种事,一个女子都主动开口了,他总不能装着没有听见吧?
日晷下,一夜温存。
外面也才过去刹那而已。
但显然越是强大的生灵,想要怀孕的难度也越大,不是每一位女性神灵都是池瑶。这注定将是一件持久的,且充满偶然性的事!
张若尘坐在柔软的白色圣兽皮上,手捧一面圆形的白玉镜,细细观悟。
此镜,就是传说中的《洛书》。
洛姬柔情似水,宛如一位温婉的小娇妻,帮张若尘梳理好了头发,戴上发冠,插上木簪,又素手纤纤的顺直衣襟。
若是让天庭的修士,看到自己敬为天人的仙子,如此模样,怕是得肝肠寸断。
“《洛书》不愧是道门第一奇书,简直博大精深,若能将它参透,必能洞悉这世间的所有秘密,说不定,还能长生不死。”张若尘感叹道。
洛姬道:“《洛书》本就不是世间之物,传说是先祖在虚无世界遇到了一条神河,神河前不见汇向何地,后不见来自何方,虚无不侵,时空不定。是一只神龟,从神河中背负《洛书》,交到先祖手中。”
“此后,先祖凭借《洛书》修为直通天地,成为一个时代的至强。可惜此后多次进入虚无空间,却再也没有找到那条神河。”
张若尘笑道:“连你都说这是传说,可见此事的真实性,几乎可以忽略。哎,想要参透《洛书》,绝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做到,而现在强敌环视,剑界纷争激烈,我必须得尽快提升修为才行。”
太极要衍化阴阳两仪,不需要将《洛书》完全参透。
实际上,张若尘离那一步,只有微妙的差距。就像已经触摸到对方的衣裳,却始终无法将她抓住,始终差了一点点。
现在对他而言,更需要的是刹那间的顿悟。
张若尘取出一枚精神力神丹,吞下,顿时身体变得明亮,如一盏神灯绽放。
以他七十六阶初期的精神力强度,吞服神丹,简直就是浪费。但,形势比人强,只能选择强行提升精神力强度,应对来自各方的挑战。
张若尘的精神力胜过洛姬太多,自然不需要花费五百年去炼化。
第二天早上,他从白羽孔雀圣车中走下的时候,精神力强度已是提升到七十六阶中期。
下车之前,他将天尊宝纱交给了洛姬,关键时刻或能派上用场。
当然天尊宝纱是他答应了白卿儿,迎娶她时需要拿出来的聘礼,现在只是暂借给洛姬。
莫泊沙、血耀神君都能感应到张若尘较之昨天精神力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二人面面相觑,对白玉孔雀圣车中之人更生敬畏。
一晚上而已,居然就让张若尘精神力突破。
血耀神君道:“千横一竖逃走了!”
“好厉害,百族王城四尊大神去追,居然都能脱身。”张若尘感叹一声。
须知,千横一竖可不是什么古神,在大神中算是十分年轻的一位。
莫泊沙道:“我们即刻便要率领不死血族的修士,去往黑暗大三角星域,若尘界尊要不要同行?”
“就不了,我得去一躺夜叉族。”张若尘道。
血耀神君摇了摇头,道:“没用的,昨夜本君和莫老亲自去拜会了玉灵神,商议结盟之事。可惜,却被婉拒。”
“我想再试试。”张若尘道。
一刻钟后,白羽孔雀圣车向夜叉族圣地夜雨海行驶而去。
重生之必然幸福
张若尘驾车,六位夜叉族圣境修士身戴手链脚镣,跟在车后奔跑,锁链的另一头绑在车上。
有人认出这六位夜叉族圣境修士的身份。
“那是……那是夜空赌城护卫首领韩束圣王,怎么戴上了锁链,这是发生了甚么事?”
“那圣车中也不知是何方神圣,居然敢如此对待夜叉族的圣境修士。”
“肯定是韩束他们犯了错,车中必然是夜叉族的大圣。你们想,在百族王城除了夜叉族自己,谁敢这么羞辱夜叉族的修士?”
……
白羽孔雀圣车行至夜雨海的时候,爱莲君、夜叉族族皇已收到消息,亲自率领族中大批大圣强者,等在虚云桥下。
虚云桥,是夜雨海的进出门户,桥若虚云。
圣车刚停,夜叉族族皇立即迎上去,笑道:“若尘界尊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不等张若尘开口,爱莲君下令,道:“来人,将这几个不开眼的东西拖下去用碎魂棍杖毙。”
张若尘眼中闪过一道异色,倒没想到爱莲君居然先发制人,于是,道:“都是小事,不用如此大动干戈。”
爱莲君冷然,道:“赌神去夜叉族的赌城,只是赢了一点神石而已,这几个没有眼力的废物,居然动了贪念,连同将界尊你都得罪。界尊不杀他们,是给我们夜叉族面子,但夜叉族自有家法,犯了死罪就得死。”
显然,在张若尘赶到之前,爱莲君已经将此事的前因后果查清楚。
淑女诱爱
如此先发制人,等于是断了张若尘借题发挥的机会。
夜叉族族皇道:“本皇已经派族中长老携带厚礼,去给七手赌神赔罪。在这修炼界,心有邪念尚可活,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必须死。若尘界尊里面请,我族还有一份礼物敬上。”
夜叉族在地狱界十大族的面前是小族,可是,却绝不是小族,而是统领三十八座大世界的强族。每一座大世界,都有真神坐镇。
在夜叉族最鼎盛的时期,更是统领着三百座大世界,是当时的十大族之一。
就是这样一个底蕴深厚的强族,居然表现出如此态度,实在是有些玩味。张若尘心中暗笑,向白羽孔雀圣车看去,吩咐道:“车架便停在此处,谁都不要靠近,不许去打扰。”
夜叉族族皇动容,连忙下令,道:“封锁方圆十里的城域,不许任何修士靠近此车,违令者杀无赦。”
爱莲君向白羽孔雀圣车行了一礼,没有多问,陪同张若尘进入了夜雨海。
昨夜血耀神君和莫泊沙古神来拜会的时候,有意向夜叉族施压,“无意”将白羽孔雀圣车中那位的身份隐晦的说了出来,虽未点名是谁,可是能够让张若尘这位嚣张傲气的一界之尊驾车的人物,必然是非同小可。
更关键的是,血耀神君和莫泊沙古神都将其抬了出来,这样一来,便是爱莲君都生不出怀疑的念头。
夜叉族族皇拿出了厚厚一叠房契,放到张若尘面前,道:“这是无间阁在百族王城的产业,夜叉族现在尽数归还。”
“我替小徒感谢族皇。”
张若尘收起了房契,道:“其实本界尊此次前来,是想拜会玉灵神。”
夜叉族族皇露出了然之色,以张若尘现在的身份和修为,的确有资格直面玉灵神。而他这个俗世族皇,只能和张若尘的弟子平等论交。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