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陽壽已欠費》-第五百一十七章 因果樹的祕密閲讀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阳寿已欠费
首领站起身来,对耗子说道:“我还有些事,我要去忙了,这里就交给你了。有什么最新的进展,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我在等着,老百姓也都在等着。”
耗子认真的点了点头。
等首领离开之后,耗子给白大褂打了个电话。
“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进展?”耗子问道。
那边的白大褂声音有点奇怪,语气也有些奇怪。
他吞吞吐吐的说道:“你说有进展吧,好像是有进展,但是你说没进展吧,好像也没有进展,我现在也弄不明白了,到底是不是有进展。”
耗子:“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在那边都干什么了?”
白大褂说道:“种萝卜。”
耗子:“啥?”
至尊 特工
白大褂说道:“鼠仙对萝卜,有一种情有独钟的情怀。他看见萝卜之后,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亲人一样。”
“我以为懂一点种萝卜的技巧,鼠仙就对我另眼相看,每天和我探讨种萝卜。怎么说呢?我们两个现在算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了。但是我们交流的范围,就仅限于种萝卜了。”
耗子:“……”
他想了想,说道:“无论如何,你这一趟也算是有点收获。这样吧,你再接再厉,不要放弃。你可以通过种萝卜,获取鼠仙的信任,然后一步步将他的秘密都问出来。”
“这一步,绝对不能操之过急,要慢慢来,你知道吗?宁可问不出秘密来,要不要让鼠仙察觉到,然后心生警惕。”
白大褂应了一声:“是,我明白。”
随后,耗子挂了电话。
白大褂把电话踹在兜里,叹了口气,又开始挑粪,给萝卜施肥。
最好的萝卜,一定要用有机肥料啊。
当然了,你说吃大粪长大的就是好的,吃尿素氮肥长大的就是坏的,这东西也经不起科学推敲,毕竟都是那些营养元素。
不过,自从修行人出现之后,就有了一种好古风。古人的都是好的,现代人的都是坏的。
这东西说也说不清。
就当是……一种情怀吧。
白大褂将大粪舀到桶里面,一边舀一边默默地想着。
这样想了之后,大粪好像也不那么臭了。
…………
“我们已经进行了多少次试验了?”研究所的人累的都快睡着了。
雀仙也睡眼惺忪:“很多很多次了。”
随后,雀仙又拿出来了一份名单,上面有各式各样的名字,每组合一次,李闸就会说出一个人来,号称这个人会成为人间的暴君。
研究所的人叹了口气,说道:“照这样下去,或许要把全球所有人都轮一个遍才算完。”
又有人说道:“我看这个李闸就是来扰乱视听的,让我们内部起纷争,给我们捣乱。照我说,他的意见不重要,我们不要再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
雀仙说:“李闸可是唯一接近过那片云的人,他的意见不重要吗?”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研究所的人说到:“谁知道李闸是不是真的接近那片云了。也许他在半路上就逃走了。”
雀仙说:“和李闸一块去的,不是还有一个昆仑君吗?怎么不见这家伙?”
众人都有点奇怪:“是啊,昆仑君到哪去了。如果李闸还活着,昆仑君也应该活着啊。毕竟当初昆仑君可是藏在李闸身上的。”
有人说道:“会不会是李闸离开人间之后,就叛变了我们。他把昆仑君从身上取出来了,然后吞掉了,壮大自己的魂魄。”
“然后随便溜达了一圈,就回来了。”
雀仙幽幽的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有必要把自己的魂魄搞成这样吗?你知道把魂魄切成这么多份有多痛苦吗?”
众人都沉默了。
这时候,李闻正藏在李闸体内,感应着周围的世界。
他发现,李闸似乎有意躲开了地仙。
李闻的一缕魂魄,把这个感觉传递给了本体。
于是,李闻的本体向地仙的方向走去了。
时间不长,地仙出现了,两个人在因果树下坐了下来。
现在这因果树长得极为高大,走到树下之后,有了一种遮天蔽日之感。
地仙对李闻说:“你这个大忙人,怎么有时间到我这里来了?”
李闻笑眯眯的说:“我有事情请教你,想问你几个问题。”
地仙笑了笑:“问吧,悉听尊便。”
李闻说道:“你认不认识李闸?”
地仙说道:“认识啊,那不是李问分出去的两个魂魄吗?一半魂魄叫李闸,是他善的一面。一半魂魄叫李阄,是恶的一面。”
李闻点了点头:“没错,是这样。但是现在李闸从外面回来了,你知道吗?”
地仙说:“知道啊,我还知道他的魂魄被人分成了而很多份,现在他像是疯狗一样,见谁咬谁,任何一个人都被他描述成了暴君。”
李闻说:“对此,你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没有?”
地仙摇了摇头:“没有,我和李闸不熟。他也早就不是我的人了。”
李闻笑了笑,又说:“你这因果树,怎么样了?是不是能救人间了?”
地仙哦了一声:“还行吧,还需要成长。”
李闻说:“至少救你自己是没问题了吧?”
地仙说道:“瞧你这话说的,我是那种放弃苍生,独自逃生的人吗?你放心,我一定是最后一个走得。”
李闻说:“这个走字,是不是有很多种解释?有一种解释是逃跑,还有一种解释是死。”
“如果是后一种解释,地仙你今天可暴露了自己的小心思了。”
地仙哈哈大笑。
李闻说:“你能不能告诉我因果树的原理?”
地仙说道:“我也不知道因果树的原理,我只是按照前人的方法去做罢了。”
李闻说:“那我有一个猜测,我给你说一下,你听听对不对,怎么样?”
地仙点了点头。
李闻说道:“我们目前的研究表明,在最初的时候,生命进行了分化。有一部分放弃了神智,可以抵御念力。另一部分,没有放弃神智,他们想要利用念力。”
“从这里产生分歧之后,人间就有了不同的物种。”
“我不知道那片云和当年的分歧有没有关系,但是我知道,现在那片云来了,你开始种因果树自保。”
“这因果树,顾名思义,是一棵树,好像没有智慧。但是要因果树结出果实,却需要念力、生机、能量这三种东西作为养分。”
“你说,这因果树,是不是要返璞归真?追根溯源到我们的老祖宗那里,让他恢复成物种没有产生分歧的状态呢?”
地仙一脸微小的看着李闻。
李闻又说:“所以,我们努力的方向,是和那些没有智慧的植物合流?和他们互相融合,然后才能抵抗那片云,是吗?”
地仙淡淡的说:“我不知道,这个我什么都不知道。”
李闻说道:“你怎么不知道?你之前不是用自己的肉身,变成了因果树吗?”
“当时我们觉得你很伟大,很无私,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啊。你不是为了救百姓,你是为了救你自己,对不对?”
地仙说道:“你可不要诬陷好人,寒了我的心。”
李闻又说:“你的名字叫地仙,这个名字是巧合吗?无论是什么物种,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归根结底,是要回到大地之上的。”
“地仙你为什么能最先知道种植因果树的方法?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内幕?你会不会知道那片云是什么?”
地仙忽然冷笑了一声,随后,周围刮起来了一阵旋风。这旋风刮得飞沙走石,让李闻睁不开眼睛。
当风停下来的时候,李闻发现地仙已经消失不见了。
“看来,我是猜对了。”李闻自言自语的说道。
地仙跑了李闻也没有费那么大力气去追。
其实李闻能感觉到,就算硬拼起来,自己也不一定能胜过地仙,既然如此,那也就不可能严刑逼供了。
所以,找到地仙也没什么用,就算地仙肯说,八成也是假的,还不如自力更生。
于是李闻对内心世界中的吴能说:“吴兄,我有新进展了。”
吴能感慨的说道:“李兄,你真是厉害啊。我在这里研究了很久,每天是一小步一小步的向前走,没想到李兄你,立刻就有了进展,真是佩服,佩服不已啊。”
李闻笑了笑:“我只是打听到了一些小道消息而已。无论是准确度还是精确度,都不能和吴兄相提并论。”
“如果你是科学,我充其量就是科幻了,不可同日而语。”
吴能问道:“这次有什么新消息?”
李闻说道:“因果树,很可能是一个契机,改造我们的身体。”
然后,李闻把在地仙那里探听来的消息说了一遍。
李闻说:“我不知道李闸的魂魄是不是那片云创造出来的,不过他一直有意无意的在躲避地仙,躲避因果树,我觉得,或许因果树能克制住它。”
吴能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对李闻说道:“那我得好好研究一下。”
他沉默了一会,又对李闻说道:“不过,现在有一件很难办的事情。”
李闻问道:“怎么?”
吴能说道:“我需要另外一处空间,我需要开辟一个加速空间。让因果树加速生长,然后我才能知道因果树是不是真的能克制那片云。”
李闻说道:“我的世界很大,你直接在这里面研究不就可以了吗?里面有的是空房间供你做实验。”
吴能说道:“我已经在你这里布置了一个减速空间了。不能再布置加速空间了。我担心两个空间会引起连锁反应,造成空间乱流,到那时候,这个世界很有可能会被我毁掉。”
李闻缓缓地点了点头:“有道理。”
他闭着眼睛想了想,忽然想起来一个人。
几秒种后,李闻到了另一出空间之中。
这是刀疤的世界。
李闻到了,刀疤一脸无聊的看着他:“你终于来了。”
李闻笑了笑:“我不能不来啊,我的一缕魂魄还在这里。我的人就走不了,还得回来和你赌。”
刀疤说:“其实不用,上次从你那里得到了一些能量,我已经不需要赌了。或许再过一阵子,我就能找到出去的办法了。”
李闻说:“你现在恢复了所有的记忆吗?”
刀疤说道:“那倒也没有,最关键的一点记忆,我还没有恢复。”
李闻好奇的问:“最关键的记忆,是关于什么的?”
刀疤摇了摇头:“这我怎么知道?我没有恢复记忆,怎么知道这记忆是什么?”
李闻说:“是不是关于那片云的?”
刀疤说道:“好像有点印象,或许是吧。”
李闻说:“我这次来,是想请教你,你的世界只有这么一点吗?”
刀疤嗯了一声:“是啊。世界不能太大,世界太大,携带不方便,目标也大,很容易被人找到。”
“最好的世界,就像是棺材一样,让人躺在里面就行了。当然了,也有人能把世界压缩到灰尘那么小,那就更加安全了。”
“但是吧,那就有点不舒服了。魂魄也要跟着压缩,没有任何活动的空间,或者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李闻说:“你刚才的意思是说,内心世界是可以被探测到的?”
刀疤嗯了一声:“当然可以被探测到了,你探测不到,那是因为你没有探测的工具和手段而已。但是真正有本领的人是可以做到的。”
李闻哦了一声。
他对刀疤说道:“那你介不介意我征用你的内心世界?”
刀疤说道:“那我去哪?”
李闻说:“我会给你另外找一个地方安置你。”
刀疤摇了摇头:“我只相信我这里。”
李闻说:“刀兄,我一直觉得你是个明事理的人,怎么你现在也和那些人一样,说不清楚呢?”
“如果整个人间都毁灭了,那你这个小小的世界还能保存吗?那不是一样要完蛋吗?”
刀疤沉默了一会,对李闻说:“我们两个再赌一把吧。如果你赢了,我这些东西就是你的了。我的世界也是你的了。如果你输了,你的所有东西都要给我。包括你的名望,你的身份。”
李闻忽然有点怀疑,这个刀疤是不是真正的刀疤?
他的身份,是不是也是这样赢来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