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
一道身影猛然前冲而出,然后与一头山猪狠狠的撞到一起。
血肉之躯的碰撞,所带起的破空声,震耳欲聋。
肉眼可见的音波炸响,在空气里回荡着。
“爽!”
那道与山猪碰撞到一起的身影,发出一声呼啸。
下一刻,空气里响起几声呼啸的破空音。
数截触手突兀落地,甚至一时半会间还没死去,犹自挣扎扭动着。
“注意着点,别贪刀,你忘了老孙刚才怎么死的啊。”
一名女子喝声,语气态度相当恶劣。
但被这名女子如此喝问,那道与山猪硬碰硬的身影,却像是个做错事的小孩一般,低着头不敢反驳。只是,他却是将满腔怒火全部倾泻到了这头山猪身上,那宛如奔雷般的拳势不断的轰砸在了这头山猪身上。
“哦~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MDZZ。”站在稍后位置上的少女,一脸的不忍直视。
片刻之后,一脸神清气爽的男子甩了甩手,将手上沾着的碎肉血沫给甩开。
整头山猪在他的连环拳轰击下,早就已经变成了一滩看不出原型的碎肉了。
“憋很久了?”少女侧了一下头,视线绕过男子的身旁,望向了在他身后的那一滩烂肉,“看来是真的憋很久了,都直接打成烂泥了,这得是机关炮吧。”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少女的目光瞬间警觉起来。
“听,是火车开动的声音。”男子的身体左扭扭、右扭扭,就跟中老年人酒吧慢摇舞似的,嘴里还发出了一阵伴奏声,“动次打次、动次打次,呜——”
拥有一张清纯娃娃脸的女人翻了个白眼。
“你应该捏个成熟妩媚点的脸,配你这个翻白眼的表情,那才是真的戳我XP。”男子笑道。
“这游戏自由度还真高,换了其他游戏,恐怕你现在已经被一连串的消音甚至禁言了。”女子发出啧啧称奇的声音,“而且血腥度这么高居然没被禁,真的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米线,你怎么看?”
“太短了,不看。”被称为米线的女子懒洋洋的说道。
“跟你说正经的呢。”男子满脑黑线,“不止白神、阿姨、侯爷都来了,就连董事长都出现了。”
“现在估计是保密邀测的环节,接下来肯定还会有其他的内测环节,距离公测更不知道要多久呢。”米线伸了一个懒腰,虽然她给自己捏了一张精美童颜,但身材方面那却是真的顶尖,真正诠释了什么叫“童颜巨○”,“不过……就算这游戏其他方面是狗屎,只凭百分百完美潜行和完全自由、绝对真实这三点就足以称霸整个游戏市场了。”
随着米线的动作,空气里陡然出现了一道凌厉的气息。
那是一道剑气,就这么悬浮于空,随着米线右手的动作而不断摇曳着。
“我总觉得这游戏不简单。”
“本来就不简单。”米线淡淡的说道,“你就没发现,十个测试名额的分布有多么平均吗?白神、阿姨、侯爷,都已经是最顶尖的那一批职业玩家了,然后还有当今游戏评测第一人的董事长,这就代表了专业性与权威性。……然后是你、我、舒舒、咸鱼,我们也可以算是半个职业玩家,但我们不同于职业玩家只看重游戏潜力与竞技性,我们更在乎游戏的是游戏深度。”
“冷鸟你可能不认识,但我知道她,她是个游戏主播。而老孙只是个普通玩家,这两人真正在乎的估计是游戏的娱乐性与趣味性,他们代表的是广大的普通玩家。”
米线随手一拂,摇曳于半空中的那道有形剑气顿时消散。
“专业性、权威****深度、娱乐性、趣味性,一款能够自我形成商业链的游戏最重要的五个方面,全部扩囊了,你猜这家游戏公司的野心,还会小吗?”
“管那么多干什么,好玩就行了。”欧洲狗不是狗笑了一声,“我玩游戏又不是为了赚钱。”
“是是是,知道你不缺钱。”米线淡淡的说道。
“嘿,晚上喝一杯?”
“滚。”知道对方在想什么,米线又翻了个白眼。
“哇,居然跳掉了前戏,够直接,我喜欢。”欧洲狗不是狗做出一个相当夸张的惊喜表情,“房间号我一会发你啊。”
“咻——”
锐利的破空声响起。
下一刻,欧洲狗便感到自己的脸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刺痛感,这让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无形剑气?”
“是。”看到欧洲狗不爽的表情,米线却反而是笑了,“厉害吧。无声无息,真正做到了‘无形’二字的描述,比那些哪里亮了点哪里的复读机游戏牛逼多了。……你稍不注意,你根本就不可能发现我在释放技能。如果我刚才再偏一点,你现在已经回娘胎了。”
欧洲狗有些不爽的擦了擦自己脸颊。
之前在论坛讨论的时候,董事长就已经提议公布自己的职业和技能模组对照。
所以欧狗自然也知道了游戏里众人的职业选择。
十个人里,四名剑修、四名武脉和两名道宗。
白和舒舒、咸鱼米饭选的是剑道剑修,董事长根据技能模组的效果,推测这应该是属于高伤害的近战物理输出职业。
米线选的是剑气剑修,按照董事长的推测,应该是属于高伤害的远程物理输出职业。
齐候、寒霜似雪和欧狗三人,选的是力量武脉,董事长推测这应该是能打能抗的坦克类职业。
我有一根金箍棒选的是敏捷武脉,从技能模组上有点像反击和闪避方向的坦克。
董事长和冷鸟选的是道宗,但却恰好是一个阴阳,一个五行。按照董事长的理解,前者是以辅助为主,但具备一些魔法伤害的辅助职业,后者则是以魔法伤害为主,但也具备一点辅助能力的远程魔法输出。
之后,他们按照原定计划开始在附近探索、汇合。
欧狗觉得自己的运气比较好,因为他很快就发现了我有一根金箍棒,对方自称姓孙,喊他老孙就可以。然后他们两人结伴一起探索不久,就又遇到同样在周边探索的米线,于是三人就汇合到一起。
但因为这个游戏目前还没开放组队功能,所以三人的配合倒是显得有点束手束脚,深怕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人给打伤了。
尤其是在技能的释放根本没有光影效果,所以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同伴到底放了技能没有。
刚才就是因为场面有些微的小混乱,导致老孙被两只触手山猪夹击,直接给撕碎了。不过他的牺牲也不是没有价值的,至少给米线和欧洲狗这两位高玩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于是才能一举将遭遇到的四只触手山猪全歼。
如果约莫等了一小会后,一名年纪稍大的青年才跑了过来。
我有一根金箍棒,今年三十,单身。
在米线和欧洲狗看来,对方大概是这次受邀十人里最幸运的人,因为他甚至连主播都不是,就是一名普通玩家。听他自己说,他是一名深度游戏发烧友,家里还算有点闲钱,所以也不怎么需要工作,自然而然就迷上了玩游戏。只是无奈于天资问题,意识、反应、手速等等都不太行,所以连高玩都算不上。
“不好意思啊,让你们久等了。”老孙捏了一张略带沧桑,但又非常英俊的少妇杀手脸,据说这是他现实本人,不过米线是不信的,因为那张脸有点像她几个月前在酒吧拣到的尸体,只是要老了许多。
“哼。”米线看着老孙这张脸,突然越想越气。
她不由得又想到了几个月前的事。
拣了个尸体回去,还没爽到呢,就被吐了一身,忙前忙后的当了一晚上的保姆,结果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尸体不见了,酒店房间的床头柜上却多了三千块。
当老娘是什么?
欧狗有些疑惑的望了一眼老孙,不明白为什么米线突然发火了。
老孙笑了一声:“是我让你们等久了,惭愧,惭愧。”
米线依旧不予理睬,犹自生闷气。
欧狗望了一眼老孙捏的那张帅逼大叔脸,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那张鬼神脸,再看了一眼米线那张娃娃脸,他总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的样子。
“我刚在论坛上看了一眼,白神、董事长和阿姨汇合到一起了,另一边的四人也汇合到一起了。董事长手绘了一张地图,然后发到论坛上了,我刚才再进游戏时已经比对了了一下环境,发现离我们不远了。”老孙再度开口说道,并没有计较米线的闹脾气,他大概是觉得高玩也不容易啊,还要带病玩游戏,“我们现在出发吧。”
欧洲狗不是狗突然叹了口气:“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玩个游戏还要学会野外生存、辨认星象方位甚至是绘制地图。”
“那你可以不玩啊。”米线将枪口转移了。
“我不。”欧洲狗哼了一声,“我就要BB,我就要玩。”
“人类的本质。”米线冷笑一声,然后转过头,盯着老孙,道:“带路。”
“啊?”
“你不是说你看过地图了吗?带路啊。”
“噢!噢!”老孙急忙点头。
他现在可以百分百确定了,这个女人肯定是亲戚来了,跟他老妹那几天在家的情况一模一样。
想了想,老孙转过头,语重心长的对着米线说道:“多喝热水。”
“喝你.妈。你怎么不喝岩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