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加下来的场面上自然是气氛活跃了不少,自云雾子拿到了心仪的宝材后连得他夫人脸上的笑容都灿烂了不少。
在场的不少修士自然是知道这其中的道道,以至于转眼望来目光扫在易天三人的身上也都纷纷露出诧异之色。没想到三个灵修身上竟然可以拿出类似妖族延寿的宝材来。
顿时有不少人心中都起了小九九,只是碍于主人家的面子不能上前来套套近乎。其中的阎邱和郭林胜二人则是一脸凝重的打量过后眼中精光闪闪,不知道在想什么。
稍后便进入个人私下交流的环节,有不少修士走上前去先是和主人家道了声谢,然后拿出不少宝材丹药来交易了。
易天听了下大致上都是以丹药为主,自己现下却是不缺丹药所以干脆闭目养神等了起来。半刻后耳边却是传来钟梁苏的声音道:“我说外孙女婿你手头上有无高阶灵器可以拿来兑换的?”
“怎么你有想要出手的东西,难道手中没有什么高阶灵器可用么?”易天反问道。
钟梁苏老脸一红道:“听恋云说你是术业有专攻,手头上拿出来的东西品质都比以普通的高上不少,就好比你给她的那些灵器都比我用的要强出不少。”
原来他竟然早就查验过自己给青恋云的高阶灵器,这会心中有了对比自然知道该如何处理了。易天却是白了他一眼取出三件灵器分别是新进炼制的‘凶魔杵、鬼哭棒和阴风旗’放进储物袋中交给了他。
这三件东西都是取自深渊老魔储物戒中的魔器加以净化后才炼制而成的。虽然其中的魔煞气都被祛除了去,但其阴寒属性还是完好的保留在灵器中。
而且易天还特地将灵器的外形都改造了一番有注入大量的妖气使得可以这看上去像是出产自妖界的灵器一样。
钟梁苏接过手后便转身走上前去先是和云雾子靠扰几句,然后便朝着一个异族修士走去。估摸着他是早就物色好了下家,只是对方提出的要求他未必能够应付得了,所以才会找自己讨要点灵器。
不多时只见钟梁苏和那异族修士互相传音商议了起来,稍后又拿出件灵器和对方交易了起来。只是他们似乎谈的时间较长,好一会也没有最后敲定。
很快钟梁苏面色现出不快之色想要停止交易的样子,这回轮到异族修士发急了,商议过后双方最终还是达成了协议。
当钟梁苏返回座位时脸上洋溢着得胜的喜悦,传音道了句:“那个绛雪族的修士还真有意思,非要兑换两件灵器。”
“绛雪族修士?”易天倒是头一次听闻有这般存在的,自然心中起意追问道:“不知道他们是从哪个界面来的?”
“地狱界的大族,实力和蛮角族黄泉族差的不多算起来也是大种族了,”钟梁苏解释道:“只是他们所修炼的功法偏阴寒为主,而且地狱界中只有一处适宜这般种族繁衍的地方,所以他们的实力先天便受到了地理环境的克制无法做大。”
“那他们和黄泉族的关系怎么样?”易天追问道。
“还能怎么样,一山不容二虎,只是有蛮角族和其他各大种族在又有天然的限制所以无法与之争锋,”钟梁苏说道:“不过他们和阎邱是尿不到一个壶里的,你没看见他们进来连照面都没打么。”
提及这易天才留心回忆起来,确实这两个绛雪族人好似对妖族都十分客气,对待异族修士也都不卑不亢。可面对阎邱时却好似装作没看到一样,直接忽略了去。
想罢易天悄悄问道:“你和他们兑换了什么东西?”
“我拿了一件灵器兑换了绛雪族特有的宝材冰精莲花,这东西拿来服用或是入药都没问题,适合于修炼冰寒功法的修士,”钟梁苏得意洋洋的回道。
“那你为何只用一件兑换,把他们手中的宝材都换来不省事点么,”易天不解的道。
钟梁苏脸上却是露出一副笑意说道:“这冰晶莲花虽然是天阶宝材,可服用的分量也有限度,分神期修士每千年才能用上一朵,你兑换了多也没用。何况进入合体期后效果就差了不少,需要炼制成丹才能服用。”
青恋云不是修炼冰属性功法的,钟梁苏也不是,看情形是另有其人要用。易天闻言则是无奈的露出丝笑意,这钟梁苏也不是什么好鸟估计都是身后的道侣需要此物。
突然又听到他传音说道:“说起来这二人手中也有好货色,只是要价太高我没有直接同意。”
“有什么好东西能让你如此动容,”易天问道。
“你有没有听说过‘天河冰晶’这种宝材?”钟梁苏开口道。
“天河冰晶,”易天脑海之中飞快的查找起这种宝材的出处,很快目光微变心中便有了决断。收敛起眼神后则是传音道:“他们手中有多少,开的是什么价?”
“拇指大的一块要兑换天阶一件灵器,这般买卖做的不划算所以我直接否决了,”钟梁苏说道。
“烦请钟老再出手一次,那‘天河冰晶’来头不小,问问他们手中有多少,我全要了,”易天则是沉声说道。
“外孙女婿你不会是玩真的吧,”钟梁苏满脸诧异的问道。
“你见过我可曾有玩假的时候么?”易天瞟了他一眼道:“天阶宝材关键是看放在谁手里,与你可能无用,但给我的话说不定可以拿来派大用处的。”
“他们说了这灵器品阶不差,但至少还要一件才行,而且那阴风旗是布阵之用,他们又不习阵道自然是没什么用处,”钟梁苏的话语声再次传来道。
“行,我再给你件‘浑魔珠’替换下阴风旗便是,再问问他们有没有多余的‘天河冰晶’我全要了,”易天回道。
十息后只见钟梁苏再次起身径直朝这里两个绛雪族异族修士的位子走去。这回双方没有太多的交谈,只是低头私下传音了就就,很快便达成了共识。钟梁苏拿出个储物袋,对方接过后查验了番然后取出个锦盒递了过去。
很快交易便完成了,当钟梁苏走回来后易天便从他的脸色上察觉出这次交易应该是非常顺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