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約梁山
小說推薦攻約梁山
原本,杀就杀了曹府亲兵,冲撞就冲撞了曹夫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朝廷众臣不会当回事。
皇帝也不会真追究。
甚至当众变相羞辱欺凌了曹夫人杀净了其亲兵还正如了包括皇帝在内的上层的意。
只要上面满意不追究,下面的小民有什么想法或抱打不平敢不愤,那都是可以忽略无视的。
但,大理使臣这一凶暴插手,这事就彻底闹得失控了。事情就变了,引发的后果不堪设想。就远不是他一个管五百兵的小小营指挥所能掌控的。就是太尉高俅亲身在,也不顶用。
事及两国纷争,当班的营指挥使就坐啦了。
他意识到只怕自己的项上人头怕是长得不牢靠了,吓得面无人色,哪还敢作主再乱来。只有急忙派飞毛腿上报还在上朝的高俅速速作主。
实际上,就算这个营指挥使和大肚魁一样无知而胆大敢干,他也未必能指挥得动部下捉拿凶手大理使臣方的人马。
现在的宋军,内里心绪复杂得很。
五万马军加入了西南王麾下,这事对宋军的刺激太大了。
看看宋国这连年轻女人都没几个的鸟样,将士们谁还会真那么对宋朝廷讲忠义。谁还不得多留个心眼为自己走投无路时也能投靠西南……普通将士如此,更精明有见识的军官又岂能例外…….
大理使臣不理睬城上正眼神复杂紧盯着自己的宋军。
他跳下马,拍了拍衣服上的折子,还正了正头上华美艳丽的包头巾,对马车窗户能看到的曹夫人身影郑重施礼高声道:“某,大理使臣。敢问车中坐的可是曹文诏曹将军的夫人?”
马车中,曹夫人放下了原本担心亲卫安全而极紧张的心,轻轻把手中的锋利宝剑还鞘…..她和身边这个所谓的丫环可不是弱小只能依靠别人保护的小女子。她的武艺高强也是很能打的,当年也是多次参加过赵庄对辽自卫反击战并纵马征战杀过肮脏凶蛮辽寇的女汉子。
丫环自然是跟在曹夫人身边的间谍,魔鬼训练营特训出来的拔尖女特务,自卫杀人及翻墙入室监听或行刺的本事是最基本的技能。
在这种小规模争斗中,两女子的杀敌速度或能力甚至还在骁勇亲卫之上。
之前,六亲卫陷入被动凶险中却有内甲保护,身手厉害,配合也好,阻挡住攻击车门处就可以了,官军人多并没兵力重的争斗优势,马车障碍在的缘故,能攻击到前的只是小部分人,其它的兵只能挨在后边瞎叫唤等着前面的人倒下了才能轮到上,六亲卫并没真正陷入生死劫中,她们才强忍着冲动没下车参战,等着大理使臣来。大理使臣也及时赶到了。危险也就消除了。
此刻,听着大理使臣那话,看着大理使臣在那装模作样,曹夫人差点儿笑出声来,好不容易才强忍住了笑容。
这使臣和她丈夫曹文诏同龄,和她丈夫是同学,并且是当年受赵岳教育训练最严厉,挨打也最多的两个家伙。
她丈夫当年是年少强壮胆大凶野顽劣…..最难训的。这个如今文雅威风体面的大理使臣则是聪明机灵最刁钻狡诈最难治…..俗称的天生一肚子坏水的家伙。
赵岳当年说过二人:“你们两个家伙都极有个性极有特点,弄好了是难得的人才,自己能功成名就不负人生,社会也受益,弄不好就是天生的大恶歪歪蛋,害人害己,养你们纯是糟蹋粮食,还不如喂猪可杀了吃肉。”
“你们都不想学好,都总想顺性子痛快的使劲往歪里长。那就休怪我毒手修理你敢长歪的枝干。敢歪一点就砍去一大片。砍废了就废了,大不了当废柴烧了化灰肥地至少对人类社会起到点好作用,不会留个大祸害。这世上缺的从来不是人才。缺的是肯干人事的人才……”
赵岳凶残之极,是这么冷酷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那时,赵岳还只是个比成人小腿高不了多少的小孩,但,已是半大小子的顽劣胆大的曹文诏和刁钻胆大的这位大理使臣却对赵岳怕得要死,以他们的年长以及天生的刁劣聪慧顽强也实在忍受不住赵岳那似乎用不尽的花样惩罚。
赵庄人那时已把小小赵岳视为神敬畏着全力爱护着。曹文诏和这位沧赵商队从大理随手捡来的孤儿养成的大理使臣则把赵岳视为…..在世的魔神,太可怕了。
这两家伙都是极聪明的。
不够聪明也不可能入得了最重视人的智商能力的赵岳的眼。
可是,无论他们怎样自负聪慧有招,对上赵岳,他们总会深刻意识到什么叫智商上的碾压、什么叫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一样的能力。
曹夫人是地地道道的老赵庄人家的闺女。
她心里清楚,即使到了现在,以她丈夫三十而立的年纪了,她丈夫心底深处里也照样对赵岳敬畏得要死,迷信得要死。赵岳若是无缘无故却叫他去死,他甚至不知道问一声为什么。
对她丈夫来说,赵岳是片压在他心头无法去除的最黑最厚的阴影,同时也是福及造就他长大成才及辉煌富贵快乐对人类有益对他自己的人生也有意义有满满成就感和激情的那个慈悲的神。
这种感情是很复杂的。
当然,对赵岳有如此复杂感情的人绝不止她丈夫、这位大理使臣这么几个人。是太多了……
曹夫人也是赵岳最早的几批学生之一。
她太知道赵岳当年是怎么戏耍整治教训她丈夫和这位大理使臣的。
那时,她见多了她丈夫和这位现在如此优雅体面站在她面前的使臣当年做的那些糗事。
她甚至正是当年按赵岳安排的整治教训这两刁顽【难训老不服气家伙吃尽苦头的行动参与者…..或许也正是在那时,她丈夫对她有了深刻印象,有了敬爱情意。
而眼前的这个家伙对她或许也有爱慕之心,但更多的却是敬畏,那时可老实了一口一个亲爱的大嫂的叫着,勤快得很,叫干什么就干什么,总拍着胸脯叫唤着大嫂吩咐,小弟义不容辞……和她丈夫曹文诏也是关系最铁的死党,那是一起干坏事,一起和赵岳斗争,又一起受惩罚出丑结成的交情。
这家伙小时候就小眼睛眨着没脸没皮的很,如今中年人了,脸长开了,相貌耐看了许多,其实是算个俊郎汉子,只是晒得黑,可是眼睛也没长大,仍是小眼闪烁着,谄媚狡诈……皮厚…..之极,天生最出色的外交人才,是赵岳的心腹狗腿子,也深得沧赵家族的认可和喜爱,前途无限。
曹夫人的情绪在感慨中有了许多激动。激动到不禁眼眶湿润,眼泪要滚出来。
要回家了。
终于能回家了。
在这个时候看到了和丈夫关系最铁的故人,并且是由故人亲自出手救下护送了此程,丈夫已从安徽那边坐长江的船悄悄去了帝国的家和家人团聚,休整、学习,等她归来,然后参加帝国最重要的三大战役之一的首战——西征,在最好的年华里抓住机会建功立业奠定军中地位……
大理使臣没得到车里的回应。
以他对曹夫人的了解,知道曹夫人必定沉浸在回家的喜悦中走神了,感觉还哭鼻子了呢。
总是斗志昂扬干劲十足的小辣椒也有脆弱不堪的小女人时候!
使臣心理感慨着,深知曹文诏两口子这么多年来潜伏宋国的不易,同时也不免好笑。
但眼前这场戏是曹文诏夫妇的最后一场了,他必须引导着演好了,所以强忍住了肚里的好笑,摆出更严肃正经的姿态,高声郑重叫道:“曹夫人,尊夫如此忠勇舍身为国,某深为敬佩,某,心折啊。可是,如此付出,曹家又得到了什么呢?
宋朝廷尽是些高俅之流的坐地自大的地痞流氓王八蛋呐。
曹将军这才刚走,宋朝廷就如此对你。区区官场蝼蚁都算不上的看门狗都敢肆意对你行凶耍权势凶残,曹夫人,您无依无靠的以后在宋国如何生存?
高俅之流是最典型得志猖狂的祸国殃民小人,国家正经大事不干,也不会干,专以小人行径用公权寻私仇夺私利为能为快,某听闻曹将军曾在朝会上嘲讽得罪过高俅,这群小人岂会放过你?城门此劫就是最好的证明啊。
你看看,事件发生了这么久了,有谁站出来为你说一句公道话?
没有啊。
半个人也没有。
宋国皇帝也在无视你曹家被如此折辱。
他真的是在深宫就不知道这的事吗?
曹夫人,你当知道,没有什么卑劣丑恶事是如今的宋王朝干不出来的。
他们都疯了,只想尽情作孽痛快最后一把,已是人形野兽,没有人性良知,连最起码的王朝体统都不会顾忌的。
还有这些宋民。
您看看。
您也看到了他们的丑态,没有一个是有良知懂得感恩痛惜曹将军的。就在这宋京城也是住着一群群畜生。自私无耻懦弱无能,却敢浮浪轻狂耍冷血虚荣自大,敢肆意轻贱卫国保他们平安的军人。就是这么些畜生不如的玩艺。
宋国哪还是人的国家。到处是专吃自己人的东西,你在宋国想过乡野草民的小日子,某敢说也是不可能的。我国却不同。我王也深为感佩曹将军的忠义节操。夫人何不入我国生活?
某用性命保证,您若是入我大理,我国从我王到最底层的将士都会尊重关照着保你一生富足平安,生活无忧。这是最起码必做到的。望曹夫人您认真考虑考虑某的邀请。”
此时,经历了屠杀式战马凶残血腥践踏。却还有很多很多人在继续居高处或踮脚抻脖子使劲围观,只是退得远了。
为看热门,寻求刺激快感,似乎连命都不惜。
可见这些京城百姓活得多无聊,多猥琐,多冷血麻木无耻。
这种勇气和积极热情若是在对外战争中能有三两分,历史上的宋王朝也不至于被金国一巴掌就灭了。小小女真族岂敢挑衅宋国……
大理使臣的说话声音很高,故意的。远近的围观者大致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被外人如此揭丑鄙夷,却没几个人知道羞愧心不安。
有的甚至干脆露出京油子滚刀肉特有的虚荣不要脸,做着各种动作表情,说着各种浮浪话,表明了老子就是这么无耻,怎么着吧。
老子命好,生来是京城人,由朝廷最体贴关照着,也因朝廷、皇帝在此,自动享受着镇国禁军大军的最严格最周到保护,享受着京城福,老子就是能占尽天下人的便宜,却就是不感恩,不念好,怎么的吧。
区区曹文诏阵亡了算什么?上百年的大宋,死的功臣军人多着呐,不少的还是被朝廷皇帝专门害死的,死得极窝囊极冤屈很惨,那又怎么的?军人丘八就该保老子,就该死……
懦弱苟且却虚荣浮浪的国家民族,必然出现专门以不要脸为武器无耻谋利及践踏人性作践人挑战社会秩序与道德寻刺激快活的庞大群体……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活得刁钻潇洒得意洋洋。
这样的社会没有未来。一切辉煌只是建立在沙滩上,大浪一扫就全没了,都是强盗的收获。
当然,这种显摆自己无耻为荣为能哗众取宠,也没人敢高声,害怕被大理卫队弓箭射死。
城上的禁军将士则神色复杂盯着大理使臣。
太多人肚里嘀咕:你让俺们加入,那多好…..
这位营指挥使呆了呆却猛然脸色一变,心格噔一下子,一股彻骨的寒气直窜心头。
他想明白了大理使臣为什么会如此郑重敬重和邀请没了曹文诏就没用了的曹夫人加入大理。
在马军司,对所有将士自始至终影响力最大的既不是欧阳珣,更不是之前的那些杂七杂八的勋贵都指挥使什么的马军大领导大老爷,只是曹文诏。或许再加上个秦良弼。
因为只有当时还只是副都虞侯的曹文诏是具体负责治军练兵,只有他在认真关怀和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