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眺望一八-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大賺一筆(二合一)熱推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小說推薦網遊之骷髏也瘋狂网游之骷髅也疯狂
“嘿,有钱才是爷!”
苏然对于死牢守卫的表现非常满意,他不急不慢的朝着死牢深处走去,在这人族皇城,金币就是开挂的利器,这些NPC的油水大大的,难怪都争着抢着去当官,这要是放在现实,老虎苍蝇一起打!
来到不舞之鹤与舒心自然的牢房前,苏然伸长脖子往里面看了眼,发现他们蹲坐在最里面,连点生命的迹象都没有,毋庸置疑,都没有一个在线的,这也是正常操作,上线玩的不是游戏,而是玩了个寂寞,还不如不上线,最起码心里舒坦。
“唉,不作不死,活该!”
这俩人虽说是他的同学,却不值得同情,能沦落到如今的地步,纯粹是自己作的,这种人不值得可怜!
既然这俩人没在线,苏然索性继续朝着里面走去,前方关押着数百个玩家,不用猜也能知道,正是群魔乱舞的一众玩家。
苏然的出现,就像是点燃了火药桶,当场炸开。
“卧槽,覆水难收,你还好意思来这里?”
“你特么是来看热闹的吧,现在满意了?我靠你姥姥个腿的!”
玩家们骂声一片,充斥在这死牢中,显得乱糟糟的。
“闭嘴!”
就在此时,戴玄的声音响起,所有人就像是被掐了脖的鸭子,脸色涨红,却只能悻悻的闭了嘴。
整个死牢空间,瞬间变得安静了下去,落针可闻。
苏然与戴玄对视,一语不发,眼神耐人寻味。
过了约有半分钟,戴玄这才耐不住性子,开了口。
“覆水兄,你可真是好手段,连NPC都听你的指派,这次,我认栽!”
“手段一般般,不足挂齿。戴会长,我是想让你知道,做人别太狂,容易被打脸!”
苏然咧嘴笑了笑,冷声道,“这次只是给你们个教训,皇城不是法外之地,容不得你们胡来!”
“覆水兄,成王败寇,你说什么都是对的,以后的日子还长,咱们走着瞧!”
戴玄目光阴冷,宛如一条毒蛇,紧盯着苏然脸上的面具,杀意甚浓。
苏然毫不怀疑,若不是因为这铁栏杆阻挡,这群人会当场下死手,自己也落不得一个好下场。
“戴会长,狠话谁都会说,关键的问题是,你还要先从这座死牢中逃出去,我说的没错吧?”
“哼,我们就算关押进死牢,早晚有放我们离开的时候,用不着你操心!”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起这个戴玄就来气,不就聚众闹个事么,还要被关进死牢中,关在这里他也认了,总要给他说明白,关多久的吧?
问题就出在这里,系统连句提示都没说,这让他心中又急又怒,却又无可奈何。
“戴会长,提前和你们说明一下,旁边牢房里关着的不舞之鹤,可是要被关押三十天,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想对付我,等三十天以后吧!”
见这戴玄并不知道被关押多久,苏然顿时来了兴致,上来就是一顿忽悠,给这群人制造心理压力。
果然。
这寥寥几句话,顿时让在场所有玩家都变了脸色,他们都不敢想象,怎么在这死牢中熬过一个月,想想就恐怖!
“什么?!”
閃婚 成 愛
“戴会长,咱们得想办法出去,被囚禁在这里一个月,会把人整崩溃的!”
“就是,真要是一个月,我可承受不了,到时候号都废了,还不如删号来的痛快!”
“闭嘴!”
手下们吵杂的声音,让戴玄更是烦躁,恨不得杀上几个人来解解恨,他强压住心中的愤慨,冷冷的盯着苏然,恨声道,“覆水难收,你现在满意了,不过你别高兴的太早,早晚有一天,我会把这场子找回来,新仇旧恨一并算上,让你也尝一尝,这种滋味!”
“艾玛,能不能好好说话,吓唬谁呢,要是吓出心脏病来,你负责啊?”
苏然捂着胸口,摆出一副浮夸的造型,可惜观众都不站在他这边,没有逗笑一个人,倒是显得有些尴尬。
不过,这对于苏然而言,并不算什么,只要他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负你妹!”
戴玄感觉自己处在快要爆发的边缘,再被这小子刺激刺激,非得气出脑溢血来不可,对此,他转身朝着死牢里面走去,不愿再搭理苏然了。
帝王相公
“戴会长,请留步。”
苏然故作严肃的说道,“我有办法免除你们的服刑时间。”
“什么?!”
戴玄猛地扭转身子,表情上满是激动,“你有办法?”
“废话,你也不想想,是谁把你关进来的!”
苏然一副不屑的表情,可惜被面具所遮挡,没能让戴玄可看到,浪费表情了。
“会长,别听他忽悠你,这小子等着看咱们的笑话呢,怎么可能好心的来帮助我们?根本不可能!”
“我感觉这小子很可能挖了个坑,正等着咱们跳呢,会长,三思啊!”
还不等戴玄表态的,那群手下反倒嚷嚷了起来,情绪比他都要激动,对这群人而言,宁肯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相信覆水难收这张臭嘴!
“吵什么!难道你们还想被关一个月?!”
戴玄心烦气躁的呵斥道,话音刚落,这杂乱的声音瞬间消停,他这才问道,“覆水难收,你所说的话,是真的?”
“戴会长,你就是疑心太重,我能把你关进来,自然也能把你放出去,不信拉倒,我还懒得管这事呢!”
苏然来了一手欲擒故纵,他心里明白的很,只要这些人想出去,不可能不求他!
正如苏然所料,还不等他走出两步距离的,戴玄那气馁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覆水兄,你赢了。说吧,需要我们付出什么代价?”
“这才对嘛,识时务者为俊杰,戴会长,能屈能伸,真男人也!”
苏然立马停下脚步,乐呵呵的说道,“我要的不多,一人200金币,只要钱到位,怎么都好说!”
“什么叫怎么都好说,说明白点。”
“这一个月的刑期,我免除不了,但象征性的囚禁你一两个时辰,还是可以的,一个人只需要200金币,就能抵消牢狱之灾,怎么样,这买卖合算吧?”
苏然笑眯眯的说道,诱导着戴玄做出选择。
“200金币?我们这里足足有八百六十人,一共十七万两千金币,你这买卖,还真是无本万利!”
“哪能啊,我这不过是小本生意,怎么可能被你这大公会的会长看在眼里,让你见笑了。”
苏然完全不在乎戴玄对他的看法,爱咋想咋想,无所谓!
对于这种死敌,不坑白不坑!
“覆水难收,少在这和我扯犊子,这不是一个小数目,我根本承受不起,一口价,一万金币,这样还靠谱一点。”
“一万金币?行啊!我只要你200金币,你却给我一万,这好事哪里找?当然同意了!”
“你……覆水难收,别给我装傻充愣,我这是所有人的费用,别混为一谈!”
戴玄恨得牙痒痒,可现在他沦为阶下囚,自然拿这覆水难收没有办法,只能强忍着不耐烦,与这小子讨价还价。
“想得倒美,我这是论人头收费,想出去的,给我200金币,不想出去的,就在这里呆30天,就这么简单!”
苏然一点面子都没给,当场拒绝,“戴会长,我这人公平公正,不会因为你的身份地位就提升价格,每人200金币,你负责统计数,一手交钱一手放人!”
“覆水难收!你这纯粹是趁火打劫!”
戴玄气的喘着粗气,他自从当上会长以来,头一次遇见这么窝火的事情,却又偏偏拿苏然没有办法,只能敲碎牙齿往肚子里咽了。
“戴会长,怎么能这么说呢,太让我伤心了,为了救你们,差点得罪了死牢守卫,象征性的收200金币,你说我趁火打劫,再这样的话,我只能每人收1000金币了,爱给不给,我又不强求,不就30天么,很快就能熬过去了,你们说是吧?”
苏然神色暗淡,就好像受到了天大的冤屈,“你们自己想清楚,谁想离开死牢,拿出200金币通行费,想待在死牢的,随你们便,这么宽松的政策,你们还当成趁火打劫,我可真就没话说了。”
“会长,我们还是认了吧,一个人200金币不算多,真要是提到1000金币,我们也要拿,咱这些人要是真在这死牢中待三十天,到时候群魔乱舞公会都散了!”
旁边一玩家再也忍不住了,当场劝说道,“会长,你也不愿意这两年的努力白费吧?”
一个玩家开了口,其他人也都忍不住了,纷纷劝说起来,这200金币还在承受范围之内,他们宁肯被宰这200金币,也不愿意在这死牢中久待下去!
“也罢。”
见手下们全都接受了这个提议,戴玄索性不再多说什么,扭头看向苏然,“我信不过你,对系统发个毒誓,你若是真有这个能力,这钱自然就是你的。”
“唉,咱俩都认识这么多年了,连这点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戴会长,你这让我很没面子的,算了,发誓就发誓,多大点事!”
苏然当着所有玩家的面,发了一个毒誓,说话的过程连一丝停顿都没有,发完毒誓,这才冲着戴玄说道,“怎么样,现在信了吧?”
“覆水难收,你真是好本事!”
有着誓言制约,戴玄这才确信了苏然所说的话,将所有人的金币都收拢到了一起,丢到了囚牢的外面。
没办法,隔着牢房无法进行交易,只能出此下策了。
“哗啦。”
十七万两千金币洒落在地上,将整个死牢映成金黄/色,直接看花了在场众人的眼。
“戴会长,多谢馈赠!”
苏然哪里还会犹豫,直接扑到了这堆金币上面,腰椎用力一挺,所有的金币瞬间消失,十七万两千金币入了账,他的心都要酥了。
其他玩家眼馋的看着这一幕,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么一大堆金币进入了苏然的腰包,心疼的都在滴血。
“覆水难收,钱已经给了你,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戴玄阴沉着一张脸,不放心的叮嘱道,能让他吃这么大亏的,也就只有这该死的覆水难收了,等他离开这座死牢,一定不能轻饶这小子,拿了他多少,连本带利的都要还回来!
第一上将夫人
覆水难收,你等着!
“放心,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道理我懂,再说还有毒誓制约着我,怎能胡闹?”
苏然转身朝着外面慢悠悠的走去,还不忘和戴玄挥挥手,“走了哈,我这就和死牢守卫去求情,你们等我的好消息就行了!”
“……”
戴玄死死盯着苏然的背影,一语不发,至于想的什么,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其他玩家也都识趣的没有出声,生怕迁怒到自己身上,会长都气成这样了,没点眼力见怎么能行?
苏然溜达了没多远,在避开这些人的视线后,便停了下来。
他听死牢守卫说过,戴玄他们最多关押一个时辰,这三十天只不过是他编纂出来的,没想到这些家伙还真就信了。
白(女票)十七万金币,美滋滋!
戴玄要是知道这一点,非得气疯不可。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种事情就没必要告诉他了,万一想不开,再上了吊,那多不好。
“覆水难收!”
就在苏然心潮澎湃之时,一道低沉的女声从不远处传了过来,把他吓了一跳。
“谁?!”
苏然下意识的朝着声音来源看去,这才发现,原来是他的老熟人,舒心自然上线了。
“还以为死牢刷女鬼了呢,原来是你,怎么,有什么指示?”
“过来,问你个问题。”
舒心自然面挂寒霜,语气不容置疑。
“有什么事在这里说就行,男女授受不亲。”
苏然本能的抵触这个女人,不想听从她的指派,想让自己过去,偏不过去!
“随你便。刚才我都听见了,你能赦免刑期?”
舒心自然冷声问道,“说吧,赦免一个月多少钱?”
“呵,你的耳朵倒是挺尖,隔着这么远都能听到,我这费用可是不便宜,隔壁那群人花了可是整整十七万,你觉得你值多少?”
听到这女人所言,苏然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反问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