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國師討論-第八百二十九章 一通鬨鬧,上天閣(主線完結)推薦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走了走了,时辰不早,良生不必相送。”
蝉鸣恼人,一阵接着一阵回荡周围延绵苍翠林野。
高耸的山门后,铺彻的青砖小道延伸而出,一行人前后簇拥走到山门下,不到四尺的身形,扛着金箍棒回头朝后面为首的书生,拱起毛茸茸的手掌,“待为兄西行之后,再回来探望,庄上小住几日,到时候,你可要带俺去人世间繁华好生看上一看。”
风吹过林野,沙沙的轻响里,山道上方,脱去麒麟氅,一身青衫白袍,腰悬轩辕、昆仑镜的书生,迈着步子来到猴子面前,拱手躬身。
“弟,等候兄长归来。”
一侧,红怜端了酒水走到旁边,送行总是需要备上践行酒,陆良生托起宽袖,端起酒杯:“兄长西行,路途遥远,略备薄酒,为兄长践行!”
对面,孙悟空接过女子递来的杯盏,低头闻了闻,嘿笑起来:“不如天上琼液,不过当喝得!满饮!”
“满饮!”
陆良生跟着笑起来,托袖仰头喝尽,随后又断了第二杯,目光看去那边的猪刚鬣,以及法海、背经文的大汉,那边红怜正要递给和尚,忽然手一收,“大师,你是出家人,不能喝酒,用茶吧。”
“……”法海难得被刚才结拜一幕感动,刚伸去接酒,听到这声话语,顿时无语的看着重新端来的茶杯,默默的端在手里,便与那边的陆良生喝尽。
随后又说了些关于西行路上的话语,猴子扛着棍棒头也不回的走下山去,猪刚鬣留在原地,看着书生片刻,点了下头,随意的拱拱手,便跟着转身离开,挺着敞在外面的肚皮,挥舞长袖,洒脱的哼着从红怜那学来的小曲儿跟在后面一摇一晃下去山道。
“公子,他们走了。”红怜轻柔提醒一句。
那边,陆良生看着长长的石阶,以及渐渐远去的一行身影微微出神,好半晌回过神来,抿了抿嘴唇,轻笑出声。
英雄联盟之美女军团 千万度
“是啊,我们也该走了。”
低声的开口,握去身旁女子的手,之前还不觉得,眼下真要该离开的时候,心里那股藏起来的不舍涌了出来。
“红怜,去收拾一下东西。”
听到公子吩咐,红怜也有不舍的望了眼周围景色,乖巧的点点头,飘去阁楼,陆良生偏过目光看去那边的栖幽。
“我要离开了,你呢?”
“老妖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栖幽上来就抱住陆良生胳膊,说了一句时,连忙补充:“还有我妹妹!”
那边,清风明月对视一眼,也举起手来。
“师尊(先生)还有我们,天上我们还没见过,肯定很美,到时候师尊有了府邸,我们还可以给您当童子!烧个炉子,看管丹房也可以!”
柔和的阳光照过俊朗的脸侧,陆良生看着他们不由勾了勾唇角,心里有着暖意浮上来,摸着两个小人儿头顶,点了点头。
“好,就带你们一起离开,不过你们要进为师那本《山海无垠》里才行。”说着,目光从两个孩童、栖幽身上挪开,看去阁楼门口,红怜收拾了行囊,拖着书架出来,还在朝四下张望,过来时,问道:“公子,还有其他需要带走的吗?”
陆良生皱起眉头,跟着望去四下,口中说出“容我想想”时,书架里陡然一阵白光绽放,照出隔间栅栏,一阵黄沙飞旋,弥漫的沙尘里露出魁梧的身形轮廓。
“公孙獠?你不是去西北大漠了吗?”
看清那人,陆良生都有些诧异,那边挥手收去黄沙的白狼妖王疑惑的看来,摊开手:“本王何时说过要去大漠?只是闲的无聊,钻去你这本书里,游览一番画里的世界,还别说,里面还挺有意思,哎,对了,老蛤蟆呢?”
旁边,聂红怜瞪圆眼睛,这想起自己感觉还有什么忘记了,抓住书生的衣袖,忙说道:“呀…..妾身就说少了什么,蛤蟆师父还没回来!!”
“师父…..好像还在林子里睡觉……”
被结拜、送行耽搁一下,陆良生也这才想了起来,皱起眉望去山门外,此起彼伏的蝉鸣还在持续,微微倾斜的阳光照去不远的山麓,斑驳阳光的林间大青石上,白花花肚皮起伏的蛤蟆忽然睁开眼睛,一下翻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看去天色,猛地瞪大。
“坏了!”
一个翻身跳起来,跃去下面匍匐的老驴头上,使劲扇了一蹼。
“还睡,这头懒驴,快些驼老夫回去!!”
老驴慢慢悠悠的睁开眼睛,向上翻了翻眼,不屑的喷了一口粗气,舒缓的伸了伸筋骨,这才甩着尾巴慢慢走动,气得蛤蟆抓着两耳,大叫:“那边结拜怕都结束了,升仙了,你家主人就上天了!!”
听到这话,慢走的驴身一僵,甩动的尾巴都悬停下来,下一刻,还未落下的蹄子触及地上的一瞬间,唰的彪射而出,直接化作一道残影卷起长长的烟尘俯冲下山麓,蛤蟆道人扒拉着两只驴儿,身子飘在半空,脸颊都被风吹的凹了进去,长舌拖拉在唇外飘荡,声音断断续续。
“慢点、慢点…..哎哟哟哟……”
迈开的蹄子卷起了电光,冲下山脚,迎面看到一行四道身影也都不避让,风驰电掣般从旁边直接掠了过去,激起的风浪吹的袈裟翻涌扑在法海脸上,背着经文的大汉原地打转,一屁股坐到了地面,猴子放下手,看到过去的残影,嘿笑了声:“那蛤蟆竟会骑驴?”
“骑…..什…..么…..关……你……何……事!!”
断断续续的话语拖着长吟回荡林间,身影伴随老驴径直上了石阶,冲进山门的刹那,老驴看到庭院聚集的陆良生、红怜、清风明月,蹄子猛地地一顿,蹭着地砖,划破长长的裂纹,横斜着驴身几乎抵着半丈不到的距离才堪堪停下,陡然的急刹,头上短小的身影,拖着舌头唰的一下飞射出去。
呯!
一张粗糙大手抬起,稳稳将飞来的身影接住,公孙獠颇为得意的看着两眼在眶里打转的蛤蟆道人。
“快感谢本王,不然又得出丑了。”
掌心上,耷拉两条小短腿的蛤蟆抬蹼将他手指打开,跳去地上整了整衣袍时,那边陆良生将书架放去老驴背上,让众人站在一起,随后展开《山海无垠》将身处的道观收进了画里,原本阁楼庭院,瞬间只剩铺砌的青砖还在。
“老蛤蟆,等会跟着进来啊,本王先带他们进去看看里面!”公孙獠有些兴奋,那书里别有天地,如今最后一个万灵阵修缮,里面跟外面的世界其实相差不多,甚至里面鸟儿都能烤来吃。
说着先一步钻进书里,探出半个身子朝栖幽红怜招了招手,“快些进来,本王开了一条道,顺着法力过来就是!”
陆良生朝她俩还有清风明月点头:“跟上去吧,不然等会儿天道察觉就不好了。”
两女还有两个童子犹豫了下,咬牙化作一缕青烟飘去那书里,陆良生看了看书册,目光投去蛤蟆道人,正要开口,那边蛤蟆忽然后退一步,叹了口气。
“算了良生,为师就不去了,天上那些地方,不适合为师,也不能饱腹欲,而起,为师是妖,说不得还要给你惹出麻烦事。”
“师父。”
陆良生愣了一下,临到关头,竟这般变故,令他皱起眉头,正要劝阻,忽然天际,有声音传下。
“陆良生!时辰已到,该走了!”
明媚的天际,白云游走,惊起轰鸣雷声,化出一道金光从天而降,下方,陆良生看着垂脸不语的师父,眼眶湿热起来,相伴这么多年,临到头分开,仍谁心里都有难以说出的难受。
“师父……”
知夏之宠她入骨 白猫先生
他轻声呢喃一声,缓缓阖上眼睛,金光罩下,往后不知哪年哪月才能再见,“师父……那…..那你保重,往后徒弟……”
那边,蛤蟆道人眼里也有水光闪烁,吸了吸鼻子,听着徒弟的话语,连连点头,“良生,放心,为师…..”
这时,蛤蟆忽然抬脸,一拍脑门:“坏了,良生,为师的葫芦,还有衣柜!!”
盯着落下的金光,急忙迈开脚蹼飞奔,落下的刹那,踩去刚才老驴蹭裂的石块,身子踉跄不稳向前一扑,摔趴地上,口中还带着话语声变得模糊不清,只剩‘咕噜噜’的声响,翻滚出几圈,撞在陆良生鞋尖,停了下脚前。
摸着脑袋坐起,一抬头,口中呢喃声:“完了。”
充斥目光的金光瞬间笼罩而下,照去书生、老驴,以及地上坐着的蛤蟆道人,下一刻,缓缓升腾起来,飘去半空,蛤蟆双蹼环抱,一蹼撑在下巴,一幅‘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懊恼的跟着漂浮而起,看着金光外渐渐渺小的山麓。
另一边,陆良生悬立空中,衣袍飘飘,金色的光粒四下飞舞,浸过袍服渗去身体,浑身上下,有着说不出的感受,整个人仿佛脱胎换骨一般,额头原本隐没的竖痕泛起光芒,光芒褪去,留下一道淡蓝的纹络,皮肤也在金光里渐渐紧实,蜿蜒一道道金色光纹,随即沉去体内。
手轻轻握去拳头,空气都荡起一圈金色波纹——这是神力。
陆良生松开拳头,转过目光,望去东南的方向,仿佛能看到更远,无数的山川河流都在视线里飞逝,一闪而过的景象,最终停在了那逶迤的山势,以及山脚下的村落。
开满牵牛花的院落里,院中柏树风里轻摇,抖着清洗过的衣裳,晾去绳索的老妇人,下意识的停下动作,望去天空,身后老树下的孙迎仙,拿着书本轻声慢读,然后声音停下,垂下书本起身抬头。
田野间,拉着驴子的陆老石立足回头,小纤推开阁楼的门窗,染出昏黄的西面,天云间,好像有着牵挂,也有高兴。
“哥!!”妇人双手放在嘴边,朝照来霞光的天空大喊。
声音回荡,隐隐也有雷声响起,像是在回应。
邪魔秘笈 黑枪
升去天际的金色光柱,陆良生抿着双唇,也像是听到了传来的话语,抖开双袖,双手交叠,躬身拜了下去。
“爹、娘!孩儿走了——”
金光收去天际,消失在云层之中,再无半点痕迹留下。
…….
天地了无痕迹,世间侥幸有修为高深者看到这一幕,相继奔走呼号,撰写仙籍,乃人间修道者栖霞山陆良生,乘金光飞升,登仙阁。
“我辈修道一途,当前仆后继。不可懈怠!”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