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
“阮主任!”
阮云飞出了值班室,就有医生们热情的打着招呼。
阮云飞在深海市中医医院的地位有些类似于方寒,一个是年轻,一个是阮家在广云这边影响力不小。
毕竟现代已经不同于古代了,真正的民间医生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少的,大多数相对厉害的医生其实都在体制之内,哪怕是郭文渊罗元辰等人也差不多。
阮家是中医世家,四代行医,阮云飞的爷爷阮尚坤就曾经担任过广云省中医学院的院长,广云省中医药协会会长,全国中医药协会理事,阮云飞的父亲阮晨辉目前也是广云省省医院的副院长,广云省医科大副校长,中医学院院长。
不仅仅如此,阮家并非一脉单传,阮云飞的爷爷辈目前也就阮云飞的爷爷阮尚坤在世,可阮云飞的父辈却都还在世,除了阮尚坤自己的两个儿子,还有阮尚坤的两个弟弟也都有儿子,阮云飞的父辈目前从医的就有五人之多,而且在广云深海这边都颇有影响力,最差的都是主任医师。
有着如此背景,阮云飞的路自然要比其他人顺畅很多,再加上阮云飞也确实争气,本事不低,在深海市中医医院这边也是深受器重。
深海市中医医院的院领导和科主任也都清楚阮云飞的背景,阮云飞还没毕业的时候,各大医院就争相拉拢,有些类似于冼奋当时的情况。
阮云飞到了医院之后,自然也没有领导和阮云飞为难,相反都很给阮云飞机会,阮云飞如今虽然刚刚晋升副主任,可大家都知道,不出意外,未来内科科主任的位子应该就是阮云飞的。
“嗯!”
阮云飞微微点着头,迈步出了值班室,一位三十岁左右的资深住院医急忙跟在边上。
“阮主任要去病房吗?”
“对,去病房转一转。”阮云飞点了点头。
“患者的情况我刚才都了解过了,服药之后一切正常…….”
住院医跟在后面,小心翼翼的说着。
“嗯!”
阮云飞漫不经心的应着,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问:“前一阵陈玉福的女儿转院,后来去了哪儿知道吗?”
“又回上丰了。”
住院医急忙道:“听说病情已经好转了。”
“好转了?”
阮云飞一愣,问:“什么人给治疗的?”
陈玉福的女儿在深海市这边住院,阮云飞也给看过的,吃了几剂药效果不大,这事阮云飞一直记着呢。
阮云飞这个年纪,要出身有出身,要能力有能力,自然也就傲气一些,自从进入深海市中医医院之后,阮云飞治疗的患者也不少了,遇到自己束手无策或者治不好的,他多少都会上心一些的。
厉害的医生喜欢疑难杂症就好像男人喜欢美女一样,这是天性,越是治不好的,越记忆犹新,前几天回家,阮云飞还请教了一下老爷子,准备过两天再抽空去看看呢,却听说患者转院走了。
“听说是江中院一位叫方寒的医生给治好的,具体的不是很清楚。”住院医还真听说过一些,因而倒也知道一点。
“方寒?”
阮云峰愣了一下,这个名字他刚刚才看过,郭文渊的学生,二十六岁的年龄。
“是方寒一个人?”阮云飞问。
“这个就不太清楚了。”住院医急忙道。
“嗯!”
阮云飞点了点头,继续向病房走去,陈玉福女儿的情况他知道,如果真是方寒治愈的,那这个方寒倒是有些本事。
…….
方寒从病房出来,就换了衣服下班了,回到出租房,龙雅馨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四菜一汤,两个人四菜一汤,算是相当丰盛了。
“哇,这么好,都是我喜欢吃的。”
方寒洗过手,就上了饭桌,今天几个菜,都是他喜欢吃的,看的出龙雅馨花了心思了。
“这是有什么好事?”
“庆祝你名医评选第一轮成功晋级。”
龙雅馨端着汤出来,然后给两人盛饭。
“全国名医评选第一轮结束了?”方寒愣了一下,他还真没注意,不仅仅是方寒没注意,这第一轮方寒一直都是一骑绝尘,后来方浩洋都不关注了。
第一轮算的是总票数,半个月的时候方寒的票数就甩出后面很多,基本上不用猜都是能晋级的。
没难度没悬念的东西,方主任都懒得再看了,更别说方寒。
“方医生的日子过的真忙。”龙雅馨都禁不住笑了。
十五号凌晨是投票最后的截止时间,不少人都盯着屏幕看呢,最后几天拉票的也都多了起来,方寒倒好,什么都不知道。
这事方寒还真没怎么操心,他其实是十五号才回的江中,十六号休息了一天,今天是休息之后上班第二天,早忘了评选的事情了。
“我这是不求名利。”方寒笑着道。
“不求名利你就不要参加了,给别人让出名额多好。”龙雅馨笑道。
“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方寒摇着头,颇是有些孤独求败的感觉。
“你这欠揍的样子不知道都和谁学的。”龙雅馨笑颜如花。
“主要是你不打不过我。”方寒一本正经的道。
龙雅馨:“……”
“对了,我妈下午打电话了,说这两天准备去探望方叔叔,问我们什么时候有时间?”龙雅馨转移了话题。
之前龙卫国夫妇也去探望过老方同志,这次去特意给龙雅馨打电话问方寒他们什么时候有时间,很显然,这是打算商量一下正事的。
虽然龙卫国夫妇和老方同志田玲女士也都认识了,可还没有正儿八经的一起吃过饭,这次算是家宴,人都到齐了,吃个饭,商量一下方寒和龙雅馨的婚事,也该把婚事定下了。
方医生和龙警官现在都住一起了,两人有没有采取什么措施,谁知道哪天不小心就种下了呢?
“都可以的。”
方寒想了想,然后道:“要不明天,要不后天。”
方浩洋说了,普霍金斯医院那边要送来一批患者,既然通知了,想来不会耽误太久,哪怕不是急症,也不能一直拖延,搞不好就是这几天。
“那行,我等会儿回个电话,明天请个假。”
方医生和龙警官现在请假都是比较方便的,两个人都是领导,请假的话打个招呼就行。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方寒就开着龙雅馨的马自达和龙雅馨一块先到了龙家,接了纪香云和龙卫国。
“小寒啊,咱们先去前面的大商场,我们买点东西,总不能空着手去吧。”纪香云交代道。
“没事,不用买什么的。”
“你这孩子,咱们自家人是不在乎,可别人看了笑话不是,说我们看人空着手就去了?”纪香云嗔声道。
“那就在前面的万隆广场?”方寒问。
“可以的,到时候你和馨馨就在车上等着,我和你龙叔叔去,很快的。”
路过万隆广场,纪香云和龙卫国去买了礼物,这才前往了北华林苑。
昨天晚上方寒也给家里打了电话,所以今天田玲女士和老方同志都在,方甜和老爷子也都在。
“亲家,亲家母!”
开了门,田玲女士满脸带笑,笑的相当灿烂。
“来就来了,还带什么东西!”
“应该的,应该的。”
双方说着笑,田玲女士急忙把龙卫国夫妇让到了客厅。
“叔叔阿姨喝茶!”
方甜丫头急忙给龙卫国和纪香云端上茶水。
“还是甜儿懂事!”纪香云笑呵呵的夸赞。
“亲家母你可别夸这丫头,这丫头被宠坏了,那是给点颜色就开染坊。”
“我哪有!”方甜急忙辩解,自己可乖了。
“女孩子嘛,宠一宠是应该的,我们家馨馨也一样。”纪香云笑着道。
“哪儿一样了,馨馨可懂事了,甜儿哪儿能和馨馨比,她要是有馨馨一半懂事,我就偷着乐了。”
两亲家说着笑,方甜急忙躲远了,田玲女士本来就是重男轻女,以前还好,现在有了儿媳妇,女儿越发不值钱了,成了陪衬了。
“亲家,亲家母,小寒和馨馨的新房已经装修好了,你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聊了一阵,田玲女士就言归正传。
结婚成家,除了男女双方的个人意愿,给娘家人的交代那就是车子了,房子了,这要是相亲,人家首先都是要看房子的,田玲女士也懂。
“那就去看看?”纪香云回头看向龙卫国。
其实龙卫国夫妇倒是不在乎这些,不过时间还早,看看也不妨事。
“呀,这装修的太好了吧?”
进了房间,纪香云就有些惊讶:“这装修花了不少钱吧?”
“都是小寒的朋友弄得,问吧说没花多少,我们也不懂。”田玲女士笑着解释。
“小寒这孩子争气。”纪香云毫不吝啬的赞誉,这个女婿她是相当满意的。
“新房已经差不多了,亲家和亲家母你们看,要不找时间把两个孩子的事订了?”田玲女士主动开口,这种事还是要男方主动一些的好。
“小寒和馨馨要是没问题,那就订下来吧。”
纪香云笑着看向方寒和龙雅馨。
“我们没意见。”龙雅馨不吭声,方寒只好代表了。
“那就订下来吧。”
龙卫国沉吟了一下,道:“订婚就没那个必要了,直接举办婚礼就行,要不国庆或者春节?”
“那彩礼就让两个孩子自己商量还是?”田玲女士试探道。
“什么彩礼不彩礼,孩子高兴就行。”纪香云笑着就给回绝了,主要是女婿满意,彩礼什么的都是浮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