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追光者
小說推薦重生追光者
听闻爆笑声自楼上轰然响起,尚未来得及离开的程诗源回头眺望位于三楼的少女时代宿舍。
回想起抵寒前夕,生平首度与李湛会面的情形,心底后悔不迭。
“如果未来某天,秀妍的意愿和我,甚至李女士出现严重分歧,到那时你该听谁的?”
“我…我该听少夫人的!”
“你确定?”
“我…我确定!”
“恭喜你,回答完全正确,可以准备动身去寒国了。”
既然人生已经密不可分的交织在一起,那郑秀妍融入庞大的李家,也就成了势在必然。
是以,为了让女亲充分感受到李家不仅是婆家,同样是自己家。
能摆正的身份,让郑秀妍当做“自己人”全心全意的信赖,被李湛确立为考察执事人选的首要因素。
前前后后面试了几十个人,终于从中挑出了稍作犹疑便立刻给出正确答案的程诗源,李湛暗自松了口气。
而在一众精英中脱颖而出的程诗源,走马上任两个月后,却禁不住仰天长叹。
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回答,选夫人!
原因无他,能萌生出让少爷穿裙子的奇葩念头,并委派她付诸实际行动的少夫人,实在太坑了!
与此同时,感觉郑秀妍坑的却不仅仅只有程诗源。
纸箱开启,好奇心泛滥的少女们争先恐后凑过小脑袋查看。
可当其中承装的什物映入眼帘,不由得同时懵了个逼。
“这是…塑料模特?”
“你俩疯了?买这东西回来干嘛?”
“宿舍里哪有地方摆这玩意!”
七嘴八舌的声讨中,一阵咆哮轰然炸响。
“呀,为什么不是吃的?我不是说了,如果不给我带夜宵,你俩今晚就别回来…”
夜宵的美梦沦为泡影,欲求不满的崔食神怒不可遏,抬手从纸箱里抄起假人的一条腿便于行凶。
可迎上郑秀妍暗含煞气的眸子,想起明年换大房子还要靠对方跟李湛说项,凶神恶煞的气势霎时间萎靡下来。
满腔愤懑无处宣泄,转头咧着血盆大口找上开始组装假人的林允儿。
“一定是你出的馊主意!”
“内,康桑思密达。”
林允儿笑眯眯的点点头承认,仿佛对崔秀英的质问置若罔闻,随手从对方手中拿走假人的腿,对正位置固定在基座上。
然后头也不回,把对方当做打下手的帮工一样吩咐道。
“秀英欧尼,帮我把另一条腿拿出来,就是连接着腰部那条。”
说完倏然想到什么,又抬眼看向郑秀妍。
“西卡欧尼,那东西你现在不弄好,等假人两条腿都装好就不好办了。”
郑秀妍稍稍怔了下,美目微微撑大,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紧忙扑向进门后随手丢在一旁的购物袋。
刚想把里面的东西掏出来,忽然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又慌慌张张的把购物袋藏到身后。
扬起凶巴巴的小脸,行使起队霸至高无上的权利。
“看什么看,都回各自房间待着去,等我弄好了再出来。”
等发现众人直眉瞪眼的望着自己不动地方,只好将语言转化为行动。
一只手抓紧袋子背在身后,另一只手推搡着最容易屈从的徐贤。
“忙内啊,听话,回房间复习功课去。”
徐贤半推半就的挪动步子,肉嘟嘟的小脸上写满了不情愿。
“欧尼到底要干嘛?如果是组装假人的话,我留下还能帮忙。”
“不用,有允儿就够了,你回房间待着就算帮忙了。”
推着体型大自己两号,又时不时做出微小抵抗动作的徐贤,没等到对方房门口,郑秀妍便累得没了力气。
“呀,你现在怎么这么沉,是不是最近又长肉了?”
“哪有,欧尼别乱说!”
“什么叫乱说?看你脸圆的。哎一古,我是拿你没办法了…帕尼,发什么愣呢,还不赶紧过来搭把手,把忙内带回屋关起来。”
Tiffany闻言挑挑眉,心说:作妖就和林允儿一起,用人出力的时候才想起我,你也够可以的了。
况且早已知晓二人的计划,她还打算留下旁观,看对方把假人包装成李湛,怎么可以提前退场。
“西卡啊,反正穿裙子的是假人,又不是欧巴。让孩子们看到,其实也没什么的吧。”
郑秀妍垂下推搡徐贤的手,转头麻木不仁的凝视突然反水的Tiffany。
“我有说不让看吗?我的意思等都弄好再让你们看。”
“这有区别吗?Surprise?”
Tiffany摊开双手,一脸的荒诞不经。
如果是李湛本人,就真是Surprise,代替展示服装效果的假人,呵呵!
“哎!我跟你说不明白。”
郑秀妍负气鼓起包子脸,懒得继续争长道短。
虽然只是假人,但毕竟是男亲的替代品,加上最后贴本尊的照片,所以从组装到展示,中间有个至关重要的私密环节。
若非自己一个人实在搞不定,她连大力允都不想留下。
环顾一众莫名中透着好奇表情的小伙伴,郑秀妍下达最后通牒。
“我再问一遍,你们都不想走是不是?”
“不是我们不想走,而是你要先让我们明确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Sunny排众而出,代大家问出了困扰心头的疑惑。
“你俩把几个假人弄回宿舍,是为了挂裙子还是干嘛的?有什么是不能让我们看的,其中和欧巴又有什么关系?”
其余几人尽管没出声,但也郑重其事的点头表示认同。
“我跟你们解释不清楚。”
相比口沫横飞,郑秀妍更喜欢直白简单的表达方式。
从身后拿出印有CK Logo的购物袋,给小伙伴们稍稍展示了一下。
“答案都在这个袋子里。不过我事先讲明,你们等下如果看到什么长针眼的东西,可不怪我。”
不得不说,有着害羞鬼性格的郑秀妍,此刻犯了个以己度人的致命错误。
不仅高估了小伙伴们的羞耻心,更低估了她们的轰子本性。
所以,当CK购物袋像潘多拉魔盒一样被开启,内含的袖珍物件,给予了轰子们比贴着李湛照片的女装假人更大的欢乐。
“omo!三角的!”
“那算什么,你们快看!豹纹的,哈哈哈,而且还是Pink色的豹纹。西卡,你口味挺特别啊,欧巴平时不会也这么穿吧?”
“哎一古…帕尼啊,等假人穿完,你不打算找西卡要走留个纪念?毕竟是你偶像的替身穿过的…哈哈哈…”
耳畔充斥着队友叽叽喳喳打趣自己的声音,郑秀妍呆若木鸡的伫立原地,三观在脑海中不停崩塌又重建。
眼前这帮相互传阅男士内衣,同时发出肆无忌惮爆笑的女流氓,真是我的队友?而且我们还一直组成了少女时代?
女流氓时代吧!
既然是女流氓时代,郑秀妍也管不得许多,急忙冲上去抢夺。
“还给我!赶紧还给我!”
“哈哈哈…变态妍发疯了,开始动手抢男士内衣啦!”
“呀!我弄死你们!”
午夜时分,万籁俱寂。之前作翻天的少女时代宿舍,同样归于一片静谧。
然而正当少女们酣然入梦,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透过窗帷,直插云霄。
“啊!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