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言歸正傳-第六十章 震驚!北野少主竟出任……看書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小說推薦這個人仙太過正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被火光照亮的石殿中,几排排列整齐的火盆燃烧着熊熊火焰。
吴妄随意坐在角落的石凳上,本想做个小透明,但面前却站着一层又一层的人影。
真的,半个时辰前,如果不是妙翠娇突然出声喊他停下,他说不定就趁着这群人没回过神,走出当时关闭的护山大阵了!
当然,看这般情况,走了也极大概率被捉回来。
“这是怎么回事?宗主为何突然让咱们护住无妄子小友?还将宗主之位传给无妄子小友了?”
“莫非有人在宗主弥留之际,控制了宗主心神?”
“不可能,宗主当时已迈入超凡之境,虽神魂被毁,但境界也是在的,当时咱们都感受到了,确实是宗主最后一丝回光返照,拼尽力气喊的那几句话。”
“莫非,是宗主在那个玄妙的境界,看到了一些咱们看不到的?”
“大长老,您说句话啊大长老!”
道道目光朝吴妄身前站着的几道人影汇聚,落在血衣血发的大长老身上。
大长老叹了口气,负手而立,久久没有言语。
虽然,吴妄此刻很想说句【我其实是被当代人皇坑了一把】;但理智告诉他,必须隐瞒自己的特异之处,不然有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
不得不说,岳父大人还真给他出了个难题。
炎帝令能汇聚人族高手逝去时残存的神念?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吴妄此时不敢仔细参悟,只是隐隐感觉,炎帝令中多了点什么,变得比之前更旺盛了些。
“大长老!”
一名身着麻衣的中年男人低声问:“宗主的命令,咱们可不能不听啊!”
众魔修道:
“可宗主为何……”
“无妄子小友好像刚来咱们这里数月,且此前并未加入咱们宗门中的任何一门。”
“这怕是不合适。”
“唉,”大长老总算开口,“依本座之见,虽宗主之命不可不尊,但必须遵之有理、循之有度。”
吴妄眼前一亮,心底着实松了口气。
不愧是大长老,就是明事理!
有个背着长枪的壮汉嚷道:“大长老您说的啥,俺听不懂!”
“简单来说,宗主的命令必须是合理的,”大长老转过身,定声道,“若是不合理的,咱们就该提醒宗主、出言进谏。
宗主现如今已不在了,本座暂代宗门之责!”
有担当!
吴妄看向大长老的目光已满是敬佩。
这真的,是一个很明事理的老者,说的话合情合理、有理有据,人域就需要这种人才。
以后有机会了,当在准岳父面前为大长老引荐一番!
听闻大长老之言,灭宗众高手着实松了口气,若让一个不熟悉的外人来做他们宗主,他们自是放不下心。
怎料,大长老话锋突变,朗声道:
“但诸位!本座觉得,宗主在临终前的这般嘱托,并无不合理之处,本座支持宗主的决断!”
言说中,大长老自袖中拿出了一只卷轴。
“此乃无妄子小友所著,宗门发展规划八策!
各位长老可传阅一二,执事不可乱看,这是咱们宗门以后的核心规划!
宗主将宗主之位交给无妄子小友,绝对是深思熟虑,绝对是有所考量的,更不要说,宗主绝对是在那玄妙的境界看到了什么,才做出如此决断!
我全力支持无妄子小友成为我宗新任宗主!”
吴妄:……
二三十位长老凑在一起读那卷轴,一个个小声讨论。
其余众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但已有人着重打量吴妄。
吴妄立刻看向茅傲武,眼底写着少许焦急。
茅傲武给了吴妄一个安心的眼神,似乎在说‘兄弟懂你’。
“各位!”
茅傲武突然转身,定声道:“我们现在该商量的,应该是为宗主出殡立碑之事!”
“不错。”
吴妄果断站了出来,顺势道:“各位的心情十分悲痛,我们应该先将宗主的遗体安置妥当,其他事需要各位一同商量。”
茅傲武接道:“然后,再举行新宗主的继位大典!我代表灭天一脉,支持新宗主!”
吴妄完全来不及开口。
大长老道:“本座代表临风一脉,支持新宗主。”
妙长老在旁轻哼了声:“我与新宗主还未分出胜负,自是不太服他的,但既然是老宗主的临终遗命,各位可有不服?”
众人齐齐摇头,却是看都不敢看角落中藏身的妙翠娇。
吴妄微微攥了攥拳。
自由,果然是要自己去争取的。
“你们不觉得这般太过儿戏了吗?一宗宗主之位,交给我这般一个凝丹境的小修士,当真可以吗?”
吴妄向前半步,目光扫过各处。
此刻自不能说出半句瞧不起魔宗的话,不然那是要被打的,估计还能被打个半死。
他道:
“我知各位尊重老宗主,可兹事体大……此事太过重要!
甚至会影响到宗门之命脉,影响到宗门的前途,影响各位修道的环境,乃至身、家、性、命!
我说几句各位不爱听的话。
你们了解我吗?知道我从哪来吗?知道我师从何人吗?
大家都不知道,大家都没有互相熟悉,我们就像是陌生人……让一个陌生人突然站在我头上对我发号施令,我是接受不了的。
由己及人,各位如何能容忍我一个不成熟的小修士,一个才二十多岁、金丹都没有凝成的小修士,成为你们的宗主?
这事传出去,各位的面子往哪搁?”
魔宗众人齐齐露出几分思索,有少数人已不自觉地开始点头。
吴妄道:“贵宗人才济济,高手如云,既有茅大哥这般英俊神武、仁皇阁任职的高才,又有大长老这般深谋远虑、处处为宗门着想的老前辈。
当然,更有妙长老这般,芳名远播、在人域拥有极高知名度的美人。
仙君大人请留步 秀秀秀夫人
他们做宗主,比我强了何止万倍!”
大长老突然叹道:“各位看到了吗?宗主这是何等胸怀?”
魔宗众人大力点头。
又硬了,吴妄的拳头又硬了!
妙翠娇抱着胳膊自角落中走出来,换上了一身素白纱裙、光着脚丫的她,此刻倒是颇为冷艳。
“我原本是宗主候选。”
吴妄立刻道:“那妙长老来做宗主再合适不过。”
妙翠娇眯眼轻笑,对吴妄挑了挑眉,舌尖微微划过嘴唇,“但本长老觉得,做宗主夫人可能更有趣一些。”
众魔修齐齐后退半步。
吴妄叹道:“我与各位并不熟悉,如何……”
妙翠娇啧啧笑着:“凡俗中有不少奉父母之命婚配的男女,不揭红盖头都不知彼此哪般模样。
先上船、再拿钱帛,先做宗主,咱们再慢慢熟悉,又有何妨?”
“传功殿支持新宗主!”
几位与吴妄论过道的长老站了出来,“我们觉得,无妄子小友足以担当宗主之职!
他对我们三言两语的点拨,已是让我们领悟颇多!”
“对!年轻人做宗主有冲劲,有大长老和各位长老压阵,我们放心。”
末日 輪 盤
“我没意见!”
“贫道也觉得当尊老宗主之命。”
“事不宜迟,新宗主就如此定了吧,我们暂且不对外公布,等宗主成仙了再广邀群雄就是了。”
“拜见宗主!”
“拜见宗……宗主哪去了?”
众人你一嘴我一口说得欢快,正要行礼,却不见吴妄的踪影。
一女子高呼:“在殿门那!”
殿门处。
正偷偷摸摸、蹑手蹑脚要溜走的吴妄,朝着大殿人群瞥了眼,突然脚下生风,嗖的一声窜了出去。
“拿下宗主!咳,还不快去请宗主回来!”
魔道众高手轰然应诺,道道流光闪烁,直接封锁了整个山谷。
……
啊,头疼。
石屋中,吴妄瘫躺在木板床上,张开手臂组成了一个大字。
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魔宗宗主,还是个高手数量不错的魔宗宗主,自己今后难道真要在这里修行?
其实也不是那么差劲的地方。
老宗主是发现了炎帝令的存在,才想用宗主之位,让这家魔宗上上下下的高手护住他,吴妄对此也挺感动。
这其实也有前因后果。
前因就是,人皇继承者一直未出,神农前辈想办法延长寿命之前,人域已因此造成了诸多问题,像宗主大爷这种层次的高手,应该明白人域的危机。
所以,感受到炎帝令存在,甚至是融入到了炎帝令之后,宗主大爷误以为他就是新一任人皇,激动之下闹了这一出。
人根本不是看他吴妄多强、多风骚,单纯看炎帝令罢了。
吴妄仔细想了想,这其实才是他不愿稀里糊涂做这个宗主的主要原因。
去仙宗做个弟子,在魔宗做个宗主,显然是后者更有吸引力些。
仔细算算,等精卫十八岁去提亲,不过分。
十八年的时间,自己努力冲到元婴境,也不过分。
成仙后再去找老前辈他们?过分!
吴妄坐起身来,灵识察觉到有三道身影从主殿方向驾云而来,已决定适当跟这三个家伙摊牌。
吴妄如此推算着,想起身去开门,念头一转,又直接躺了回来。
不行就摊一部分牌吧。
吴妄看向了自己储物法宝内的储物法宝,那只老前辈给的神农仙鼎,就完全可以编个故事出来。
卧榻之郎
咚、咚咚。
得,现在都学会敲门了。
吴妄故作有气无力状:“门开着。”
吱呀——
木门推开,该魔宗的三位实权人物依次而入,自是大长老、妙长老、茅傲武。
吴妄躺在床上瞥了他们一眼。
妙长老掩口轻笑,一个眼神已是百媚横生,款款向前:“宗主这是都准备好了?妾身自当卖些力气。”
“长老,自重!”
吴妄立刻翻身跳了起来。
妙长老娇笑几声,已是坐在床边,对吴妄笑道:“你若是想我不再打你主意,安心做我们宗主就是了。”
“三位,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吴妄正色道:“我虽只是凝丹境,却也不愿为人胁迫、遭人算计!匹夫尚可血溅三尺,若各位强违我本心,定不惜一战!”
茅傲武有些虚弱地咳嗽两声,忙道:“贤弟……宗主你别误会,我们没这般想法。”
“宗主,”大长老叹了声,“本座一想,就知你在担心这个。”
“愿闻其详。”
“其实,我们这家大魔宗,是三家魔宗合流而来。”
大长老抚了抚血红色的长发,缓声道:
“各家宗门最初,都是一些志同道合之辈聚在一起,开山收徒。
人域的高深功法,其实都源于伏羲先皇时代的众将,是由伏羲先皇推演河图、洛书所著,多以五行功法为主,也有诸多玄妙法门。
如今在咱们宗门中,以《灭天经》、《临风血煞诀》、《黑欲媚功》为主,但大大小小的玄功还有数十。
换而言之,宗门就是一间学堂,大家聚在一起,学会本领,有志者奔赴边疆,不愿抛头颅洒热血者在人域行走,或是在宗门内一直修行,都是为人域效力,或是做储备的战力。
宗门,就如同一个大家庭般,大家无拘无束在这里修行……”
吴妄道:“大长老,我确实无心宗主之位。”
“但宗主,”大长老目中带着几分感慨,突然做了个道揖。
“大长老这是何意,”吴妄侧身让过,“这般不同样是胁迫于我?”
大长老定声道:“绝非胁迫,小友你运转宗门的本领,本座是绝对认可的!恳请小友,做大做强!”
“宗主,不,贤弟!”
茅傲武也低头做了个道揖,朗声道:“大哥是个粗人,不懂这些有的没的,你在这里待三年,就三年!
你如果不想当宗主,我直接站出来找你要位置送你离开,这样谁都不会为难你。
仙宗跟我们这里没什么区别,还规矩多、特矫情,不同的地方就是大家修的道不同,可你不是说过吗?
白猫、黑猫、小花猫,不都是猫吗?”
妙长老抬手拢了拢头发,手指在柔滑长发中穿过时的风情,着实让人侧目。
她道:“你说吧,什么条件才能让你做三年掌门,能满足的我都可以满足你。”
吴妄略微皱眉,负手思索一阵。
“给我一间阁楼,给我些炼器的法门,我会在贵宗停留三年,但请各位顾好宗门之事,我不会接管任何事物。”
他话语一顿,做了个道揖,言道:
“并非是我托大,也非是我目中无人,我志非宗门之主,志非仙人之境。”
言罢,吴妄从储物法宝中拿出了一只储物手镯,用法力包裹送到了茅傲武手中。
他道:“我在此地一应花销,由我自己负责。”
“贤弟你这不是见外了吗?”
茅傲武满是纠结,一旁大长老却示意他暂且将手镯收下。
现在,稳住吴妄是他们的唯一追求。
三位实权大佬也没多留,各自对吴妄行礼后,转身离开了石屋,已开始为吴妄选一处清净的静修之地。
吴妄抱着胳膊站在那思考了一阵,随后哑然失笑。
难不成,自己找神农前辈提亲的时候,背后三千大魔,天空数百天仙境老魔,让老前辈不得不嫁女儿?
玩笑罢了。
木屋外,茅傲武忽然一声怪叫,又立刻捂住嘴。
一旁大长老纳闷道:“怎么了?”
“大长老你看!这、这、这是不是好多宝矿!”
“嗯?大惊小怪,宗主不过凝丹境,能有多少矿……这是炽翎矿?如此高的纯度,这!快算!这能换多少灵石!”
妙长老在旁歪了下头,不解道:“咱们宗门很穷吗?”
茅傲武咬牙道:“你以为都像你,出去逛一圈就能收几车礼吗?我在仁皇阁的俸禄,一半都贴补咱们宗门弟子修行之用了!”
“三位?”
吴妄自门口探了个脑袋,“你们这么大的魔宗,就没什么赚灵石的产业吗?”
“又不能出去抢,”茅傲武双手一摊,“大家平日里也就是炼器炼丹去换点灵石,咱们驻地附近也没矿脉,日子苦一点很正常。”
大长老缓声道:“宗主的八策之中第七策,本座其实也只是一知半解。”
吴妄:……
难怪四海阁对人域而言这么重要,四海阁前任阁主能那么膨胀,都敢跟人皇顶嘴了。
诶?若自己表现的败家一点,那岂不是可以提前脱身?
帮他们做点小生意,跟自己败家,两者也不冲突,帮他们的一块,就当还那个老宗主的一番美意了。
想到这,吴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不会赚灵石?我教你们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