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atx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魔法塔的星空笔趣-第六百五十九章 肉排熱推-lwiev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喔,那好。”那只讨厌的猫不在,林也才放下心,将手中匣切搁在桌子上。
这时被搁在桌上的匣切开口了,说:“原版的,你真的那么讨厌那只母猫?”
“没办法。跟有些人……嗯,有些猫就是波长不对,合不来。”拉了张椅子坐下,林看向耸拉着脑袋的几只猫,问:“你们怎么找来的呀?”
“你曾经说过,你就住在圣城埃斯塔力,所以我就领着这几只茫无头绪的小猫找了过来。到达圣城之后,用我们的方法找了些朋友问。在附近闻到了你的气味,这才找上门来的。只是……”哈迪畏畏缩缩地偷眼看着一人化黑龙与一巫妖,说:“你可没讲过你这里这么危险。”
“危险?”看了一圈身旁的人,林笑道:“不会危险吧。他们都很好相处的。”某人内心的旁白却是:除了那两个小家伙以外。
艾吉欧和基什的个儿都还不高,他们正攀在椅子旁,伸出小胖手一次又一次偷袭着小猫尾巴。几只小猫虽然一样耸拉着脑袋,但猫尾可是左摇右摆地甩着。闪躲袭击的同时,也偷眼看向身后的小贼,偷偷摸摸地玩得不亦乐乎。
灰猫哈迪虽然对某人的认知颇不以为然,却也不敢在一头流着口水的黑龙,与一只上下盯着自己看的巫妖面前,说任何不是。猫有猫的骄傲,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谓的骄傲是可以先放一放的。
其实林并不讨厌猫,尤其眼前这只灰猫。不管是那一点点高傲,或是喜欢吐槽的性格,将其视为个性一环的话,意外的会有些可爱。但是凡事过了头就不行,看不懂气氛,白目,尤其听不懂人话,只顾着自己的这种行为,某人只会敬而远之。
再说,哈迪好歹是和自己一同出生入死的同伴,合作也还算愉快。所以对于这样一个朋友的来访,林还是挺高兴的。说:“既然千里迢迢从南境来到圣城,就让我尽个地主之谊,招待你们吧。反正也接近晚餐时间,休息一下,我们一起用餐。吃完之后再谈其他的,好吗。”
我们的青春没有怕过 倔强星芒
两个拼命忍着不伸手撸猫的少女,一听到他们老师说的话,这才想起还要准备晚餐。急忙忙提起裙摆,朝着厨房小跑而去。跟在后头的是同样会进厨房帮忙的瓦娜,她跟在少女的后头,吆喝着说:“屋子里头不要用跑的。”
两个少女的厨艺,早就被某个吃货帝国的传人与挑嘴的巫妖,锻炼到炉火纯青了。瓦娜的厨艺虽然不差,也有几道拿手的菜色,但平常时掌勺的,还是两个少女轮着来。原因之一是,她们自己也把自己给养刁了。外面煮的食物虽然也吃,但有条件的时候,她们还是宁愿自己来。
“不吃猫吗?真可惜。”黑龙奥古斯都惋惜地说。
不息的心跳 独木
“我说老家伙呀,别看到什么都想塞嘴巴里。艾吉欧都教得会,你怎么就讲不听呢。”
风云剑侣
鬥魚
“你说那个辣椒啊。味道够呛,我喜欢。啥时整一锅你说的那个麻辣锅来吃呀?”
有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什么时候一头讲话中二到让人感到羞耻的黑龙,说起话来变这副德性了,某人也不知道。干脆不理他,转头看向三只小花猫,问道:“你们三个小家伙叫什么名字?”
“肉排一号,肉排二号,肉排三号。”这是对猫肉念念不忘的黑龙说的。
这种名字,理所当然引起几只小猫的不满。都忘记面前这位是个人化的黑龙,上跳下窜着喵叫抗议着。“我才不叫肉排,我叫莉莉。”“我是妮妮。”“我叫卜风。”
作死
前两只体型较小的是母猫,最后那只是公猫。但牠们都还是比哈迪小一号,看起来就是幼猫还没长大的模样。如今气急的牠们正跟黑龙斗着嘴,习惯跟艾吉欧和基什两个小鬼头玩闹的奥古斯都当然是以一敌三,有来有去地闹着。
趁着这点空档时间,林贴近了灰猫,问道:“你怎么带着那三只小猫跑来了?没有劝一下?”
“你见过哪只猫是听得了劝的吗?”
好一个反问,竟让某人哑口无言了。
天道传承考验
哈迪语带无奈地说:“牠们本来是打算跟着当初的第二波救援队,偷偷进入深渊的。没想到我们在那之前就回来了,所以牠们可是躲在偏僻处,把之后发生的事情看了个一清二楚。等到你离开之后,这三个胆大妄为的小东西说要来找你,具体找你做什么,他们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要找。不过没有猫有办法追踪你离开的足迹,因为你根本不是用走的离开。所以他们找上了我,想问问有没有你的线索。而我想起曾在跟你的闲聊中,得知你住在圣城埃斯塔力,这才找了过来。”
打断了哈迪的话,林问道:“你就没有想过,直接跟牠们说不知道就好了。不就没有后面这些事情。”
灰猫一叹,说:“假如讲不知道的话,恐怕牠们一样会离开森林,为了找你而到处乱逛,四处碰碰运气。这样子更糟吧。”
猫啊。对于猫的任性,某人又一次刷新了认知。
只是这时有个声音幽幽传来,说:“深渊是怎么一回事?”芬单手撑着下巴,一对美目劲往某人身上瞟。看得人浑身不自在。
林这才想起,当初把魔蛾王的丝茧残余带回来时,只说了个大概经过,很多事情都被自己省略了。尤其是进到深渊那一段,以及和魔蛾王起冲突的部分。之所以不说,除了不想让人担心之外,也是不耐烦被问东问西的。那能有多危险?都好手好脚回来了,能有多危险?
賭妃在上,王爺在下
不过眼下被灰猫说溜了嘴,这下子不坦白可不行了。
接下来的这顿晚餐,正如某人所猜测的那样,食之无味呀。一群人轮流问着那天的事情,只要是他们感兴趣的部分,就会插嘴问。一句话没能好好讲完,就得面临五六个问题。
不光是好奇心最重的两个少女,几个银须矮人和乌佐夫也来凑热闹。就连那三只小猫,都像是第一次听到这些事情一样,连眼前的蒸鱼都顾不得吃了,一直叫道:“爷爷,爷爷,还发生了什么事?”
在林的认知中,从原本的叔叔辈变成爷爷辈的哈迪,用和某人同样无奈的表情,一边回想着,一边回答道。之前和这三只小猫的旅程,牠打死不提那天的事情,就是怕勾起小猫们的好奇心。
反正牠们的目标是那个人类魔法师,有什么都往魔法师身上推就好。没想到这样的酷刑还是跑不掉。
特别是两个少女知道自家老师的能力,还不缠着某人使用白板笔术,重现那天所看到的场景。一时间,某人就像是搭配连环画在讲故事的卖艺人。
但明明是用平淡的声音,没有述说什么惊心动魄的场景,都能让听众听得目瞪口呆。就连餐桌上最不安分的两个小毛头,这时都瞪大着眼,机械性地拿着木汤匙,将食物一口口往自己的嘴中划拉。
总算艰难地将整趟旅程说完,某人很怀疑众人是否真的了解自己那一天的遭遇。实在是因为没有一段话能够说完整的,但这么乱打岔,这群人能听得明白才有鬼呢。
反倒是起了个头,但途中没有再问过话的巫妖,这时突然问道:“你还记得那座深渊城堡的坐标吗?”
“记得呀,怎么了?妳不会是要过去问问,我是不是真的有去过他们那边吧?”某人嘴里听似担心某只巫妖去查岗,但实际上对于芬的问题是颇不以为然的。
只要是自己曾到过,有留下记录的地方,用闪现术是可以随时回去的。想出现在什么位置,就能出现在什么位置,不会有任何误差。
甜品萌妻限量版
毕竟自己是想要靠闪现术一口气穿过天文等级的距离,回到地球的。眼前不管是从圣城埃斯塔力到南境森林,或是到深渊城堡,即便不全是属于相同位面,但这点距离都还会出错的话,那回地球是肯定没指望的。
“你遇到的那个恶魔,强吗?”芬又问道。
相府貴女 淺淺的心
对这样的问题,林直接双手乱摇,说:“不行,不行,跟你们差得远了。我严重怀疑是不是那一区没有什么象样的恶魔,所以才让那种货色混到一个恶魔领主的头衔。”对某人来说,不管是那只恶魔,或是之后的王级魔虫,都没有对抗帝国十四王子那一战的凶险。
御剑天寒
只是这样的话听在哈迪的耳里,让这只猫十分崩溃。
门对面的那位强大恶魔领主,虽然是被自己的王与猫族给压制着,但也不是那么弱小。对方只要一认真,猫族就得付出不少代价,才有办法击败深渊来的军队。
最近的那场血腥战争,自己因为年纪太小,没能站上第一线。但战争的残酷,可是深深烙在记忆之中。
但在这个人类口中,就好像初出茅庐的小战士,在老练的战士面前就跟孩子没两样。想打屁股就打屁股,对方根本无力抵抗。
不过仔细一想,看看那个人类魔法师身边都是些什么存在,也就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评价。
成年的龙族,不管是色彩龙或金属龙,放在什么地方,都是该地区当之无愧的王。能够挑战龙族的,唯有另外一头龙族。这是魔兽的传承中,极为普遍的认知。血脉的压制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但比起那头人化的老龙更恐怖的,还是那个人类女性。或者说,看起来像人类女性的存在。
光是待在那位的附近,自己就有种心胆俱裂的感受,这还是没被刻意针对的情况下。哈迪根本无法想象,是要什么样的存在,才敢站在那一位的对立面,与之对抗。
这一趟,不该来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