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靈見聞錄
小說推薦巡靈見聞錄
“为什么?”
少女妖王:殿下別鬧 雪魂七姑娘
骤然遭遇致命一脚的孤畔子还没有死透,弥留之际张嘴问出模糊不清的话来。
“因为你在撒谎!
你应该晓得李高功擅长‘鉴真道法’吧?但你不知道的是,那道法是贫道暗中教授给他的。
李高功和姜度认识在前,昨日还在本座和观主面前提及姜度小友中了阴阳诅咒术的事儿呢,你的口中却将其描述成异界法师了?可笑!
木甄是你的同伙吧?她虽然禀报了异界入侵之事,但半句没提过姜度,说是你和孤环子发现的异常,当时贫道就怀疑这边儿出事了。
奉观主之令而来,一是做为先锋来此主持大局,二是调查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你撞到了脚前,满嘴胡说八道!
观主口谕,贫道查明缘由后,持有先斩后奏的权利,你可以去死了!”
洪监院不紧不慢的说完这番话,讥诮的盯着脑袋碎了半边的孤畔子。
那些迸溅飞散的物质,都被无形法力隔绝,一点不会沾染到洪监院的脚掌。
杀人不沾血!
可笑孤畔子临死之前还在玩儿阴谋诡计,殊不知因着李高功和鉴真道法的存在,他的谎言在洪监院这里根本没有效果,即便表演的再入戏,也没用。
宮鬥高手在現代 孤缽
“李高功?我恨……!”
吊着一口气的孤畔子,明白自己失误在什么地方了,吐出最后一句话,只剩一只眼的脸僵住不动了,彻底死亡。
不是简单的身死,洪监院那一脚用上了恐怖到让人窒息的灭魂法力。
孤畔子体内的三魂七魄都被镇灭的干净,这是对暗杀同门者的最重惩罚,身死道消,半点活路不留。
道德灵观做事的狠辣程度,出乎我的想象。
孤畔子可是通天境大能,要是处于鼎盛状态,即便功参照化的洪监院也别想一击致命,但好死不死的,在此之前他中了古禅佛宗智拳印的全力一击,身受重伤,哪还有力量反抗?
天道好循环,命运饶过谁?
不久前孤畔子一击暗杀了孤环子,但这才多点时间?就连本带利的还上了?
“姜度小友对此可还满意?”
洪监院站在那里,抬头看向我,随意的询问了一声。
声音入耳,看着死不瞑目的孤畔子,我身上的汗毛一根接着一根的炸起来。
这种杀人之前毫无预兆,杀人之后平静如水的人,太吓人了!
即便他杀的乃是该被千刀万剐的恶魔,但这等姿态比之恶魔的恶形恶状来的更要恐怖。
恐怖了太多!
关键是,此人道行深不可测的,我完全感知不清他处于什么境界?要知道,通天境巅峰是能够细分小境界的,每一重小境界之间的差距是天壤之别。
浑身的细胞都在喊着一个词,危险!
指的是这个人危险,应远离。
“洪监院公私分明,让人敬佩。那啥,既然此事已了,我就不耽搁监院的正事了,就此告辞。
对了,有必要提醒一声,孤环子俗家侄儿欧阳昀和他的两个同伙紫芹、司徒门也是帮凶,还有那个木甄,确实很有嫌疑。
我希望灵观能给孤环子道长在天之灵一个交代,除恶务尽才是告慰亡灵的最好方式,道长觉着呢?”
“小友说的不错,这件事本座不会善罢甘休,任何残害孤环子的帮凶都会得到应有的惩罚,这点本座可以向小友作保证。
观主听李高功说了你的事儿,那件凡人能用的法具已被贫道带来了,李高功半日后可到,小友要不要和贫道一起……?”
洪监院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我头皮都发麻了。
“监院好意心领了,就不在你身边聒噪了,至于那件法具?你也看到我的状态了,有点机遇的说,再有,阴阳诅咒术已经解开了,所以,法具用不上了。
请将我的谢意带给李高功,伙伴们还在山内,他们可能还有危险,我想……。”
说到这里,我扭头看了看身后的白雾区。
这里是阵法边缘,想要入内需灵观高人放开通道,否则就得使用法力硬闯。
这一番做作也是在试探这人的反应,他若怀有恶意,不会放我离去的。
暗中已经将法力运行到最巅峰,一旦对方动手,我有能力高速逃脱。
“小友这是信不过贫道啊,也罢,以后或许有机会合作,到时你就了解贫道了,既然你想回去,那当然要给予方便,开!”
他遥遥的对着白雾区一指,呼啦一下,一个门户就在白雾里出现了。
“多谢监院,后会有期。”
我急忙道谢,然后于瞬间催动火遁术,一下子就窜进了雾门中,几个闪动就穿飞出去数千米远。
“无量寿福,姜度道友,后会有期。”
随着洪监院的话,暂时打开的门户倏然闭合。
“安全了。”
我提起来的心放了下去。
真的被吓到了,这厮要是翻脸,我一点不感觉意外。
鳳絕天下:毒醫七小姐 月初雲
还好,运气这娘们儿再度青睐了我一次,洪监院不像是个有恶意的,但这人的危险度摆在那里,才不愿和他同行甚至合作呢。
“呼呼,好吓人,那家伙比逃走的魔僧古镜还吓人,你们人类真是可怕!”
纸人中传出动静来,一听就是白盖头大红袍的小墨。
散了火遁术,落地后缓慢向前掠动的我闻言翻了个白眼。
“这种人很少见的,人类中也有良善的。”这是沐沐在阐述观点。
“妹,你觉着洪监院是正是邪?”
棺棺和沐沐说话。
我竖起耳朵,想听听存世年头如此久远的沐沐是如何看待洪监院的?
“不晓得,宛似海水般深邃,不可测量!要是胡乱估算会出偏差的,但小度的应对是正确的,除非拥有镇服此等巨头的硬实力,能比肩世上最巅峰的灵观观主等绝世强者了,不然的话,对此人还是敬而远之吧。”
沐沐的观点和我出奇一致。
王姐和小墨都纷纷的表示附议。
身为阴灵的她们,最怕的就是这种道士了,因为谁也不敢说下一刻这道士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路人 易人北
谨慎起见,离他越远越好哇。
十分钟后,法珑寺天王殿内。
我和劫后余生的伙伴们汇合了。
庶女成凰:二嫁太子妃
蛇妖母女镇守天王殿,保证了伙伴们的安全。